百科问答小站 logo
百科问答小站 font logo



成都听障小伙自学成为康复师,10 年帮助 5 万听障患者及家属,你身边还有哪些残障人士的励志故事? 第1页

     

user avatar   warder-96 网友的相关建议: 
      

其实我从小到大见到的残障人士并不是很多,小时候以为是残疾人数量很少,长大了才知道是因为我们给与他们的支持可能还太少,不足以让他们可以自在地出现在大街小巷。

所以看到这个康复师在镜头前侃侃而谈的样子,我觉得很高兴,因为他自信、耐心、温和,和大多数人没什么两样。如果我是一个听障患者,我一定能从他的身上汲取到继续生活下去的力量。有他的帮助,越来越多的听障朋友才能鼓起勇气走上大街,过正常的生活。

小时候接触到的残疾人士,大多不是这样。比如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哑巴爷爷,他应该是从小听不见,所以也不会说话,日常就是默默地坐在老城小巷的一个角落,勤勤恳恳地给顾客修鞋。我上下学常常会经过他,但是没什么交集。

后来有一次,我妈让我把家里的鞋拿去给他修,修完以后要给钱的时候,他居然摆手不要。旁边一个卖菜的大妈解释了我才知道,原来是爷爷看我年纪太小,不收钱。说实话,我日常经历的更多的是看我年纪小,多收钱的(比如买菜),第一次被“免单”,对象还是个赚钱不易的聋哑老爷爷。

结果回家我和爸妈说没给钱,我爸妈还开玩笑说以后都让我去,给我整生气了,后面家里有鞋要修的时候,我都让我爸妈自己去。

现在基本上也没人修鞋了,不知道老爷爷还在不在世,愿善良的人永远被温柔相待。


user avatar    网友的相关建议: 
      

重新编辑一下

没想到居然有人看(好吧其实也不多哈哈哈)

我就直接把答案搬运过来吧

(ps:我是站在现在的立场讲去年发生的一些事,所以有以后来者的视角去看过去很正常好吧。而且我目前已经没做了,批评我的那些话我早就想清楚了不然我为什么要退出?有些人就别来和我杠一些细枝末节的东西了OK?至于说我是编故事的,你爱信不信,不看就退出别bb,懒得解释)


先说说我自己吧:我今年19岁,坐标北京,五大艺术院校之一大一在读。(多说一句,我不学表演)

当初做夜场不是因为急缺钱,单纯就是想接触下社会,顺便挣点零花钱。上班的场子算是高端素场吧,台费600 800 1000的都有·,我是1000的那种。

我还是处女,只坐台,不出台的。去上班也就周末去一天,因为我一直坚持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一周一次,也足够我花的了。

他是我在夜场上班后遇到的第二个客人,我还记得很清楚我当天去晚了,快十点了才到。换好衣服后就在休息的地方等着妈咪带试房。大概快11点的时候,我进了他的房。他不是当晚的主客,所以我还没什么心理压力。我刚在他身边坐下,他就留了我的联系方式。

那天其他的客人和姑娘坐在正中间的长沙发上,我和他坐在一旁稍微小点儿的沙发。这就一定程度上给了我们一个独处的空间。之后整晚他也没有唱歌,也没和其他客人打扑克啊之类的。全程都在和我聊天。

公主过来给我们倒酒的时候,他说他不喝酒。我一听这话心里先偷着乐了一小下,至少今晚不会被灌酒了。之后吧,他就和我喝了一晚上的茶。

等有人开始唱歌后,灯光暗了下来,氛围一下子就暧昧了。他的手开始在我大腿上游走,我可以通过客人摸我大腿的方式猜出他是新手还是老手。他显然是属于后者。

过了一会儿他开始和我聊天,夸我鼻子好看,有另外一个客人质疑我整容的时候他说我这一看就不是整的。也是同一个客人说我胸小,他隔着裙子捏了一把后,贴着我耳根子说 他乱讲。我在我的场子是不愁没班上的那种,一般也就允许客人摸摸大腿,搂搂腰,然后牵牵手这些。敏感部位是一概不许碰。但那天遇到他,我不知道自己是着了什么魔,对于他的揩油行为,我没有反感。这件事过去很久后,我和他聊起那天晚上,他说这就是看对眼吧。

他又拿出手机给我看照片,有他出差时到过的城市,也有老婆和儿子的。看到他家人的照片时,我心里还是有一丝愧疚感的,当然是因为那次是我第二次上班,还没能完全接受这种灰色地带里人们丝毫不掩饰的兽性。我开玩笑说 你儿子真乖 长大了一定好多小姑娘围着转。他笑了笑,说 要不以后我把你介绍给他?我说 这是我第一次觉得自己老了。他儿子8岁的样子,是个小正太。

他也和我聊了我的学习,表示对我这个成绩并不差的艺术生感到有些惊讶。因为他工作的原因,接触过一些知名艺术院校的被和他同级或上级包养的女生。我说,我选择这个行业,仅仅是因为它不会占用我的课余时间,也不强制要求出勤率。

他说可以理解,有些人干这个就是单纯为了钱,也有人是为了体验生活。我觉得我算是这两者之间的那种吧。

我们聊的很好,他很自然的搂着我的腰,我顺势把头依偎在他胸前。我单身了很长一段时间,这是我很久以来第一次和一个男人靠得那么近。近到我能感受到他温热呼吸里透着的酒气,我寻思兴许是上一场饭局留下的。当时包厢里有人正唱着《往后余生》,他把我搂得更紧了。我闻到了他身上若有若无的香水味,后来我逛街时无意间闻出了他当天用的香水,不得不说人的嗅觉是很敏感的。到现在,我每每闻到有人喷那款香,我总是会想起他。

当天我真是为了他打破了我在夜场的好多底线,后来我们接吻了,也默许了他把手伸进了我的内衣。

按那个场子的规矩,客人消费完之后我们要把他们送到电梯口后才能走。我那天穿的8厘米的高跟鞋,我本身就175的个子,他是我遇到的少数几个我穿了这么高的高跟鞋还能比我略高出一点的人。到了电梯口,他又揽住我的腰,在我耳边说,以后多联系哦。又轻轻吻了我一下,这才上电梯走了。



今天再更一波~

评论区有人说为什么不去小费更高的场,我想说,在北京高场都是要用身份证办入职的。哪怕招聘的人说不会办ic卡,我心里始终不放心。但凡有点常识的都知道在这种地方绝对不能留下真实的身份信息。


下班是凌晨2点过了,我换了衣服后开始叫车。等车的时候,我一如既往地插上耳机开始听歌。12月中旬的北京,过了午夜12点,更是冷得人发抖。我体重三位数的人,居然都有种被风推着走的感觉。我上车坐下后,手机屏幕亮起,是他发来的消息“你说我不会死在你手上吧”。我笑了笑,因为实在太累,我只简单回了句“今天太累了 改天聊”来应付。然后他叮嘱了几句回宿舍了说一声之类的话。(我们学校没有宵禁,哪怕夜不归宿也行,只要不耽误上课,就没人限制我们的自由)回了宿舍后我卸了妆就立马上床睡觉了。一般情况下我下了班回去睡觉都是一着枕就睡着,但那天晚上我虽然很疲倦,但躺在床上就是不能很快睡着。

第二天我醒来大概是10点半左右,我是一个生物钟特别强大的人,睡眠时间基本固定在7-8小时,过了这个时间不管多晚睡到了点儿一定就得起来。简单吃过早午饭后我回到宿舍开始写作业,那段时间临近期末,论文一堆一堆的。

我写完作业已经是下午了,这时他又发来消息“xxx,还没起床吗”(xxx是他给我起的昵称,过于沙雕我就不写出来了)我回“我都写完作业了”。“这么努力的吗”“必须的呀”。我知道夜场绝对不是长久之计,也绝对不能被快钱蒙蔽了。我始终坚持一周只去一次,一次只进一间房。那个场子的规定是,兼职的女孩一个月如果上不满8天班,每个月就要交300的管理费。交就交呗,我反正觉得挣的已经足够了。一晚上进一间房都累得够呛,酒喝下去始终是不舒服的。我亲眼见过一晚上进了两间房的女孩喝到胃出血被送医院,也听姑娘说过自己翻台后实在喝不了了让客人不高兴结果小费都没要到。

在这里我想奉劝那些想要去夜场上班的女孩:很多人都会告诉你夜场的钱来得快,好挣。快钱的确不假,但这个钱绝对不好赚。至于为什么,我无需多言。以后我也打算更一些相关的,你看了就懂了。

后面几天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都是些日常琐碎之类的。有一次我们的对话变得相对严肃了起来,他和我聊到了婚前性行为这个话题。他先是问我在学校有没有喜欢的男生,我当时确实是有一个,但是也仅仅是暗恋。他又问,对他是哪种喜欢。我说,不知道,就是有感觉吧。他说,那你对我没感觉是吧。我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有些许惊讶,甚至感觉那一瞬间心跳都有些不一样,说不上是漏一拍,但那种感觉很奇特。我想不到该如何回应,于是我以一个非常差劲的的理由回绝了他“你是有家室的人,我不能对你产生感情”。于是我们又进行了一场关于婚外情的对话。他有提出想和我交往,但被我一口回绝掉了。那种拒绝几乎是出于本能,是基于这么多年的三观以及道德感,但这种本能让我没有做到真正审视自己的内心,这一点在后来体现得尤为明显。

下一周,我照常去上班。场子规定我们进了房之后公主要来收手机,为的就是杜绝有些姑娘光顾着玩儿手机怠慢了客人。但那天,我那间房的公主忘了这会儿事儿。当天的客人是典型的嘴上说着不要但身体诚实得很的那种,一开始选人的时候他不停地说我不好这口。是他的朋友,也是当天的主客,坚持要我留下陪他,他才“勉强”接受的。我不是那种很主动很放得开的女孩,一般客人不主动和我说话我就一言不发地坐在他旁边。他一开始也是完全无视我的存在,但几杯酒下肚后就开始动手动脚。先是摸大腿,后来一直想摸我的胸,我一直躲,或者是以敬酒或唱歌来转移注意力,实在不行了就说去厕所。如此折腾了几次后,我接着上厕所为由给他发了消息。

我问他,为什么喜欢我。他说,我给他一种初恋的感觉。我进夜场的第一天,领队就告诉过我在这里动不得感情。太多客人和女孩儿打感情牌,目的很简单,就是想不花钱。我记得知乎上另一个类似问题里,有个答主说,夜场中的低端场的女孩子很容易带走,高端场的不容易带走但是好骗。我本就是一个敏感多思的人,面对他的这些言语,我自然不可能全信。我扪心自问,承认自己确实有大叔情结。所以我寻思,我对他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吧,怕受伤所以不敢触碰,但终归是骗不了自己的心。我应该是第一次陪他的时候就多多少少对他有点感觉了。

后来几次上班,我就像着了魔一般,每次陪客人的时候总会想起他。也很神奇,那几次公主都搞忘了要收手机。于是躲到厕所去给他发消息,成了我每次进房必做的事儿。每给他多发一次消息,我就越心不在焉。这也是我几乎没有回头客的原因之一吧,不会主动,不会说漂亮话。当然,也有不少客人想让我出台给我献殷勤。对于这种“追求者”,我拒绝了他们的所有好。因为我不想让自己觉得欠别人什么,更重要的是,一旦接受好处,我就会开始贬值。

哦对了,忘了说,我那位不是北京人,定居上海,一年全国各地到处跑。他经常跑北京和我的家乡,西南地区某省会城市。但由于他工作挺忙,我又在上学,所以我们见面的机会不多。他在临近期末考的时候还叮嘱我要好好复习,哪怕临时抱佛脚也好。我说,学习上的事儿不用你操心啦。我上学期的成绩每科都没低于85,也符合申请二等奖学金的条件。只是,国内大学申请奖学金几乎都不只是要求符合明面儿上的标准就好。简单来说,就是看你给系里充当了多久的免费劳动力,跑过多少腿儿,干过多少杂活儿。我对于这种浪费时间的事儿一向不感兴趣,所以我也懒得去申请,随缘吧,开心最重要了。

未完


20190511 更新~

这几天我看评论,发现了有和我做过一样工作的女孩,也有客人,甚至客人的家属。有些评论我一时竟不知如何回复。哎,怎么说呢,我们遇到的大部分客人都是不够当我们父亲也够当叔叔的年龄了,而且长得帅的更是少之又少。我那位,大我16岁,不过在他这个年龄段里算是有型的了。其他的客人,有着大叔的年龄但是其实上也就是糟老头的形象。加上大部分夜场女孩接触社会较早,比较精,所以和客人产生感情这种事在他们看来就是笑话。不过也没错,夜场本就是个灰色地带,撕开遮羞布尽是人们平时深藏不露的兽性和欲望。

若要问我陪客人的时候是否会对他的家庭抱有愧疚感,我说实话得分人。有些客人素质极低,灌酒还只是开始,对于这种人我巴不得他立即喝趴下我好下班走人,根本来不及愧疚。也有些规规矩矩的客人,规矩到连我手都不碰一下,我对于这类少之又少的客人是佩服的,至少他的自制力是很强的,他们甚至会主动给我聊家庭。对于他们,我说不上愧疚吧,因为确实什么都没有发生。还有就是最后一种了,也是我那位,这种客人最难应付。这种应付并不是说陪的时候难伺候,借用《色戒》的台词来说,就是陪完之后还要“像条蛇一样使劲往我心里钻”。对于他,我的情感就太复杂了。

说到《色戒》,我感觉我和他有点像没有沉重压抑的时代背景的王佳芝和易先生。我也和他聊过我这个看法,他说 小丫头说的还挺准。前不久学校因为实践周有个小长假,我便趁此机会回了老家一趟。等高铁的时候我发了条朋友圈,配图是车票。我上了车之后收到了他的消息,问我什么时候到。我说 你也在吗。他给我发来了定位,是我们那里繁华地带的一家酒店。接着问我 晚上要不要和他们一起出去玩儿。我说 到家都很晚了 到时候肯定来不起了。他又问 一晚上不回家我妈是不是要说我。我回 当然啊 估计得报警了。他这才说 好吧 你休息好了再联系。我放下手机,一边感叹他这略显老套的套路,一边竟有些期待。再往深了说,我对他的感情,大概也就是这样一种状态,其实他的套路我都能看出来,但是也许是因为情绪价值,我又很高兴并且享受与他的暧昧。

看到这里,要骂的就骂吧,骂什么我都接受,因为有些时候我也不知道我在干些什么,也觉得自己很贱。但没办法,我平时是特别理性的一个人,对于他,我确实狠不下一点心。我自我分析过,之所以会对他产生这么大的情绪依赖,或许和去年发生的一些事有关。去年六月份,就在我高考前夕,我父亲因为肝癌去世了。高三下学期一开学父亲身体就不好,医院检查出来先是直肠癌,晚期。没过多久,癌细胞就开始转移了,转移到肝的时候医生就告诉我们要开始做准备了。我一直是做好了心理准备的,但我和我的家人都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早,早到他还没看到我的录取通知书,早到他还没等到我参加高考。知道我爸生病的那一天起我就更加坚定地要考上我的理想院校,哪怕在高考前夕知道他去世的消息,我也管住了自己的情绪,高考正常发挥,艺术提前批也顺利录取。

我从小和父亲关系特别好,是建立在父女关系上的挚友。在我心中我爸就是一个完美的男人,而现在他不在了,我心中出现了巨大的感情空缺,所以在我遇到我那位时,才会对他投入那么多的感情吧。

未完


20190512晚

这几天整理思绪,写和他的故事,我也想了好多。我决定了,要和他彻底断了。不想再纠缠下去,有句话不是说, if you want to do something very wrong,you have to be very strong.现在的我还不够强大,没有哪怕有一天我们分手(这是必然)之后也能全身而退的能力。我耗不起的。祝我好运。


20190514 接着之前的更新~

(今天可能有开车的内容,没办法写到和小说一样的水平,纯属个人真实体验,勿喷)

那天下了高铁后到家已经是晚上11点过了,我简单收拾了下就洗漱睡觉了。第二天中午和家人出去吃了顿饭,回来太困了就睡了个午觉。没想到这午觉睡到了下午4点过,睡醒了我刚打开手机就看到好几条微信消息,都是他发的,还打了语音电话但我睡着了没听到。他说让我晚上和他吃个饭,我想着他既然是出差来的,就问他是我俩单独吃还是啥。他说有他两个同事。听他这么一说我是有点顾虑的,因为他之前从未带我见过他圈子里的人。本来这种事,也不能拿到明处,至少我是这么认为。接着我便回他,那你打算怎么向他们介绍我呢。他说 女朋友啊。我在这之前从未与他确认过关系,他每每提到这个事儿,我都想办法转移话题糊弄过去。但有时候聊天也确实挺暧昧,没办法,我确实是喜欢他的。我发了个捂脸的表情,然后他回,你放心不会卖了你的。然后我们又扯了一会儿别的,我最终答应去了。 他告诉我先去酒店找他,然后再一起去吃饭。

在地铁里好不容易找到的座位上,我耳边列车飞驰而过发出的呼呼声,一时竟让我有些恍惚,盯着车窗玻璃上映出的人群出了神。渐渐的,呼啸声越来越大,充斥了我的整个耳畔。知道列车到站,车厢里响起再熟悉不过的到站提醒,播音员的声音是如此温柔又如此无聊。

到站后我因为走错出口,找了好半天才找到他的酒店。找到之后,我有些忐忑地给他发了消息 告诉他我到了让他下来接我。他秒回了,这倒让我挺惊讶的,这个大忙人最慢一次回可是我中午发的消息晚上睡觉前才回。等他下来的间隙,我就着旁边停的一辆车的后视镜检查了一下妆容,把略微晕倒下眼睑的睫毛膏擦掉,又再补了一次口红。我刚把口红放回包里,一回头就看见他站在我面前,他说 镜子照够了没有呀 照够了就跟我上去。我笑笑,说 你在这儿看了多久了。他说 你那点儿小心思我还能不知道?我不再说话,他侧过头来看我,我不好意思直视他,慌忙看向别处。你瘦了 他盯了我好一会儿后说。我回 这么久没见 你怎么看出来的?别是哄我哦。

他不说话,一手揽过我的腰。走过酒店大堂的时候,前台的小姐姐很礼貌地问候,但依然流露出了一种难以描述的眼神。这种眼神大概可以翻译为——一看就知道不是原配。进了电梯,狭小封闭的空间里只有我们两人,呼吸声都听得格外清楚。我能感受到他的目光一直在我身上,这让我更加不敢抬头看他。他住的楼层并不算高,但我真是觉得在电梯里的时间如此漫长。

他就要带我去他的房间了。他会不会强迫我?或者,会不会给我下药?我内心一瞬间闪过无数顾虑。他似乎能看出我的别扭,说 你别紧张啊 不会强迫你的。我只好尴尬地笑笑。进了他的房间,我不知道要往哪儿坐,依然拘谨地站在原地。他看我这样,给我递了杯水。他说 看你怕成那样儿,都不敢正眼看我。我把杯子放在一边的书桌上。他又顺势靠近,“快让我抱一个”。他伸出双臂来抱我,从来没有人这样用力地抱过我,毫不夸张地说,我被抱得太紧以至于一瞬间竟无法顺畅呼吸。“只是拥抱而已,你那么使劲儿干嘛。”等他松开,我抓住空隙喘了口气。“从来没有人这么抱过你吧。”“确实没有。”“那就对了,我就是要做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这么抱你的人。”

我被他说得更不好意思了,不过心里的确是欢喜的,但只能一直以抿嘴笑回应他。他双手圈住我的腰,我自然地用手搂住他的脖子。他一点点向我的脸凑近,我知道他要吻我了,本能地闭上了眼睛。他的吻是炽热的,极具侵略性的,是恨不得要把我整个人吃掉的吻。

(好吧 答案被建议修改 那就删了这段开车的吧)

未完


5/20更新~

这时候,门铃响了。多半是他同事,我赶紧低头检查是不是有衣衫不整的地方。他过去开门,那位同事也很有眼力见的没有进来。我隐约能看出是个三十岁上下的女人,面容称得上姣好但不算惊艳。她简单寒暄了几句,说车已经在楼下等着了。交代完后她就先走了,他说 收拾下准备去吃饭吧。

那顿饭也就普普通通,见到了他的两个同事,一男一女。我本以为他这种明目张胆带我出去的行为,会多多少少引得他们的白眼,或者对我表示鄙夷。但后来发现是我太天真,就算心里想得有多不堪,他们也不敢表现出来,因为他是他们的上司。那位女同事特别热情,对我也算照顾,男同事嘛,规规矩矩,略有点平淡无趣。

我这个人对公众场合亲密其实是有一点抗拒的,但他带我出去根本不掩饰,就好像普通情侣出去一样,该牵手牵手,该搂腰搂腰,到后面甚至直接亲吻。加上他同事的态度与我之前想象的不同,我也逐渐默许了。和他一起走在大街上时,我有意识地观察着行人的反应。最终我发现,并不是我预想中那么多审视的目光,大多数人其实毫无反应,或许是默认了老夫少妻?也可能因为我长相偏成熟,看上去比我实际年龄大个两三岁。

那天吃饭的时候喝了大概4瓶啤酒,我酒量还行,四瓶喝下去只是微微有点睡意,意识都还很清醒。吃完饭后大概晚上9点的样子,他的两个同事提议去一家清吧,于是就找好了代驾。

等代驾来的时候女同事说想吃冰淇淋,问我们要不要一起吃。我那段时间有点长痘,所以我说我在戒糖戒奶就不吃了。他是挺想吃的,就跟我说 偶尔吃点也没事儿。他又磨了我几下,我还是答应了。但是我告诉他,我要少吃点,和他两个人吃一个。

冰淇淋买好后代驾也来了,于是我们上了车。男同事坐副驾,我们三个人坐后排。上车的时候,他让我别坐中间了,直接把我拉到他腿上坐下。那天买的冰淇淋是蓝莓口味的巧乐滋,我在撕开包装的时候突然有了点儿想法,觉得要是两个人规规矩矩地分着吃太无聊了。兴许是有点酒精的作用,没让我醉但让我更大胆了。我轻轻咬下表面的一层巧克力脆皮包含着少许冰凉的奶油,再微微抿了抿,侧过头去往他嘴里送。和他在一起,对我来说确实是很大程度上的性启蒙和开发。我在之前的恋爱里一直属于比较羞涩的类型,尤其是在与伴侣亲密接触的时候。可他不一样了,我很享受去撩拨他的过程,那些时刻我感觉我和平时的自己不一样了。有人懂我的风情,我心里自然是欢喜的。

冰淇淋具体是什么味道已经不重要了,我不是特别喜欢吃蓝莓,但是冰凉的奶油在我和他唇齿之间逐渐温热的感觉就像春药一般,令人上瘾。他的两个同事自然是看见了我们这般,但也很自然地该做什么做什么,没有让我觉得尴尬。

到了酒吧之后点了一瓶威士忌,我对洋酒不太感冒,也就是尝个新鲜。但由于当天已经喝过几瓶啤酒,几杯洋酒下肚后我开始感到有些晕乎乎的了。我再一看时间,快11点半了。为了不让我妈担心,我告诉他们我要回去了,于是开始叫车。他陪我到门口去等车,我走路有些不稳了,他一直搂着我的腰,没让我因为走不了直线而撞着人或者摔了。

我们站到十字路口旁,他双手圈着我的腰,我仰着头看着他,路灯的光照在我脸上,略微有些刺眼,于是我轻轻眯了眯眼睛。他说,你没事儿吧。我说,还好,虽然有点晕,但是意识还是清醒的。他说,你别强撑啊,不行我就送你到家门口。出于类似小孩干坏事的心理,我连忙拒绝。他说,这样看来思路确实还是清醒的。我笑笑,他吻上我,一直到我的手机振动,是司机打来了电话。我发现我这个人微醺之后接吻,那种晕乎乎的感觉似乎会消退一些,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这样。

他为我打开后坐车门,我坐好后,他又吻上我,大约半分钟吧,我实在不好意思让司机久等,这才说了晚安。

打开家门之前,我极力集中精神走好直线,以免被我妈看出什么。进门后,我也尽量少的说话,只告诉她我特别累,洗漱完就睡了,可不能让她闻出我嘴里的酒气。我洗完澡后,给他发了个消息报平安,没想着等回复趴下就睡了。实在是太困,加上酒精的作用,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我伴随着四肢一阵阵若有若无的无力感醒来。

未完


0528更新~

我那次回老家一共待了四五天的样子,除了刚到的那天晚上,我和他每天都见了面。一般是他早上处理完工作,然后整个下午到晚上都和我在一起。为了不让我妈起疑心,我坚持每天11:30之前回到家。

不得不说这个年纪的大叔撩起女孩子还真是套路众多,且层出不穷。每天见面都有亲热,而且每次他都能成功挑逗我以加大我们亲热的尺度。前两天除了接吻和摸xiong,我都不让他碰我下面。只要感觉到他手有动作了,我就立马推开,告诉他不让碰。他挺尊重我的,我说不要就立即停止。不过在这里被压制下去的欲望,他总能在我身体其他部位进行释放。

(之前尝试过描述细节结果被要求修改了,所以这里就不具体展开啦) 有一次他说实在憋得太难受想蹭蹭,我听了后立即损他 你以为我会信只蹭蹭不进去这种鬼话吗?他说 你相信我吧 要是我想硬上弓我早就可以的。我迟疑了一会儿,还是半推半就地默许了,但是前提是不许脱内裤。结果他真的就是蹭蹭,这让我更切身地感受到了强烈的荷尔蒙。仔细想想,这动作如此亲密,男女最私密的身体部位已经是零距离接触,但就是不突破最后一步,暧昧,像一团暗火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燃烧。

我听着他的呼吸声逐渐急促,但是说实话,他刚刚的行为真的没给我带来啥生理上的快感,不过为了不打击他,不让他失望,我还是努力配合他演出。不知道是不是我演得太逼真,反而更让他欲火难耐。他俯下身狠狠地吻上我,撕咬着我的嘴唇,力度由轻到重,直到我吃痛轻哼了一声。他依然喘着粗气,说 你帮帮我吧 我憋得太难受了。我一听这话有点慌了,有些惶恐地问 你想我怎么帮。他不说话,一把抓过我的手腕就要往他那里送。我在这之前都只在中学时代的生物课本上见过,还是仅仅是绘画版的。要让这从2D变成3D的,或者说从二次元到三次元,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抗拒。羞怯感占据了主导,我赶紧拼命地把手往回缩。但毕竟男女力量悬殊摆在那里,他还是把我的手抓过去了。我完全出于本能连喊了三声 我不要!他说 早晚都会面对的啊 没必要这么紧张。我一时语塞,眼看着我就要碰到了,我绷紧了五个手指头使了全力往反方向缩。然后磕磕巴巴地告诉他 我不会。他听了后凑到我耳边说 没关系 我教你。我知道自己肯定逃不过了,于是便放松了绷紧的手。

于是,人生第一次,我如这般亲近地感受到了一个男人燃烧的欲望。有时和他接吻,我真的会有窒息的感觉。他身上的那种激情与欲望,在我看来,与他的年龄是不相符的。也或许,中年男人,还是一个成功的中年男人,各方面的需求都会比常人要强吧。

我那是第一次以这种方式帮他,也是第一次帮一个男人解决。事实上,我并没有成功地帮到他,或许是第一次经验不足,有些怯生生的。完事儿后,他靠在床上点了一根烟。我打开电视,电视上是重播的新闻联播。我也懒得换台,把遥控器放到一边的床头柜上。那一时间,我们都没有说话,只是听着新闻联播里主持人千篇一律的说辞发呆。烟圈一层层地晕染开来,微微模糊了我的视线。我想起了王家卫电影里,有好些男主角抽烟的镜头。也是在那一刻,我似乎更深刻地体会到了那种情境下的意味:有销魂、有克制、有无奈……

未完~


有人问为啥不更了,解释下,我这段时间实在太多事儿了,期末各种ddl 下两周考完试我保证更!


2019.8.4

好久不更…

这段时间发生好多事,我甚至一度以为自己要抑郁,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不更新的原因。但还好,现在我从那段丧到不行的日子里走出来了。

说实话每次更新写我和他的故事,我的心都会再疼一次,可能我一直没能真正放下他吧。我像看电影一样回放我和他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回忆是美好的,甚至我偶尔还会边想边傻笑,但之后袭来的痛苦纠结却是如山倒。其中滋味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懂。

我这几天再更一波吧,这一次我会一直写到和他目前的状态。


user avatar   qia-qia-bu-82 网友的相关建议: 
      

重新编辑一下

没想到居然有人看(好吧其实也不多哈哈哈)

我就直接把答案搬运过来吧

(ps:我是站在现在的立场讲去年发生的一些事,所以有以后来者的视角去看过去很正常好吧。而且我目前已经没做了,批评我的那些话我早就想清楚了不然我为什么要退出?有些人就别来和我杠一些细枝末节的东西了OK?至于说我是编故事的,你爱信不信,不看就退出别bb,懒得解释)


先说说我自己吧:我今年19岁,坐标北京,五大艺术院校之一大一在读。(多说一句,我不学表演)

当初做夜场不是因为急缺钱,单纯就是想接触下社会,顺便挣点零花钱。上班的场子算是高端素场吧,台费600 800 1000的都有·,我是1000的那种。

我还是处女,只坐台,不出台的。去上班也就周末去一天,因为我一直坚持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一周一次,也足够我花的了。

他是我在夜场上班后遇到的第二个客人,我还记得很清楚我当天去晚了,快十点了才到。换好衣服后就在休息的地方等着妈咪带试房。大概快11点的时候,我进了他的房。他不是当晚的主客,所以我还没什么心理压力。我刚在他身边坐下,他就留了我的联系方式。

那天其他的客人和姑娘坐在正中间的长沙发上,我和他坐在一旁稍微小点儿的沙发。这就一定程度上给了我们一个独处的空间。之后整晚他也没有唱歌,也没和其他客人打扑克啊之类的。全程都在和我聊天。

公主过来给我们倒酒的时候,他说他不喝酒。我一听这话心里先偷着乐了一小下,至少今晚不会被灌酒了。之后吧,他就和我喝了一晚上的茶。

等有人开始唱歌后,灯光暗了下来,氛围一下子就暧昧了。他的手开始在我大腿上游走,我可以通过客人摸我大腿的方式猜出他是新手还是老手。他显然是属于后者。

过了一会儿他开始和我聊天,夸我鼻子好看,有另外一个客人质疑我整容的时候他说我这一看就不是整的。也是同一个客人说我胸小,他隔着裙子捏了一把后,贴着我耳根子说 他乱讲。我在我的场子是不愁没班上的那种,一般也就允许客人摸摸大腿,搂搂腰,然后牵牵手这些。敏感部位是一概不许碰。但那天遇到他,我不知道自己是着了什么魔,对于他的揩油行为,我没有反感。这件事过去很久后,我和他聊起那天晚上,他说这就是看对眼吧。

他又拿出手机给我看照片,有他出差时到过的城市,也有老婆和儿子的。看到他家人的照片时,我心里还是有一丝愧疚感的,当然是因为那次是我第二次上班,还没能完全接受这种灰色地带里人们丝毫不掩饰的兽性。我开玩笑说 你儿子真乖 长大了一定好多小姑娘围着转。他笑了笑,说 要不以后我把你介绍给他?我说 这是我第一次觉得自己老了。他儿子8岁的样子,是个小正太。

他也和我聊了我的学习,表示对我这个成绩并不差的艺术生感到有些惊讶。因为他工作的原因,接触过一些知名艺术院校的被和他同级或上级包养的女生。我说,我选择这个行业,仅仅是因为它不会占用我的课余时间,也不强制要求出勤率。

他说可以理解,有些人干这个就是单纯为了钱,也有人是为了体验生活。我觉得我算是这两者之间的那种吧。

我们聊的很好,他很自然的搂着我的腰,我顺势把头依偎在他胸前。我单身了很长一段时间,这是我很久以来第一次和一个男人靠得那么近。近到我能感受到他温热呼吸里透着的酒气,我寻思兴许是上一场饭局留下的。当时包厢里有人正唱着《往后余生》,他把我搂得更紧了。我闻到了他身上若有若无的香水味,后来我逛街时无意间闻出了他当天用的香水,不得不说人的嗅觉是很敏感的。到现在,我每每闻到有人喷那款香,我总是会想起他。

当天我真是为了他打破了我在夜场的好多底线,后来我们接吻了,也默许了他把手伸进了我的内衣。

按那个场子的规矩,客人消费完之后我们要把他们送到电梯口后才能走。我那天穿的8厘米的高跟鞋,我本身就175的个子,他是我遇到的少数几个我穿了这么高的高跟鞋还能比我略高出一点的人。到了电梯口,他又揽住我的腰,在我耳边说,以后多联系哦。又轻轻吻了我一下,这才上电梯走了。



今天再更一波~

评论区有人说为什么不去小费更高的场,我想说,在北京高场都是要用身份证办入职的。哪怕招聘的人说不会办ic卡,我心里始终不放心。但凡有点常识的都知道在这种地方绝对不能留下真实的身份信息。


下班是凌晨2点过了,我换了衣服后开始叫车。等车的时候,我一如既往地插上耳机开始听歌。12月中旬的北京,过了午夜12点,更是冷得人发抖。我体重三位数的人,居然都有种被风推着走的感觉。我上车坐下后,手机屏幕亮起,是他发来的消息“你说我不会死在你手上吧”。我笑了笑,因为实在太累,我只简单回了句“今天太累了 改天聊”来应付。然后他叮嘱了几句回宿舍了说一声之类的话。(我们学校没有宵禁,哪怕夜不归宿也行,只要不耽误上课,就没人限制我们的自由)回了宿舍后我卸了妆就立马上床睡觉了。一般情况下我下了班回去睡觉都是一着枕就睡着,但那天晚上我虽然很疲倦,但躺在床上就是不能很快睡着。

第二天我醒来大概是10点半左右,我是一个生物钟特别强大的人,睡眠时间基本固定在7-8小时,过了这个时间不管多晚睡到了点儿一定就得起来。简单吃过早午饭后我回到宿舍开始写作业,那段时间临近期末,论文一堆一堆的。

我写完作业已经是下午了,这时他又发来消息“xxx,还没起床吗”(xxx是他给我起的昵称,过于沙雕我就不写出来了)我回“我都写完作业了”。“这么努力的吗”“必须的呀”。我知道夜场绝对不是长久之计,也绝对不能被快钱蒙蔽了。我始终坚持一周只去一次,一次只进一间房。那个场子的规定是,兼职的女孩一个月如果上不满8天班,每个月就要交300的管理费。交就交呗,我反正觉得挣的已经足够了。一晚上进一间房都累得够呛,酒喝下去始终是不舒服的。我亲眼见过一晚上进了两间房的女孩喝到胃出血被送医院,也听姑娘说过自己翻台后实在喝不了了让客人不高兴结果小费都没要到。

在这里我想奉劝那些想要去夜场上班的女孩:很多人都会告诉你夜场的钱来得快,好挣。快钱的确不假,但这个钱绝对不好赚。至于为什么,我无需多言。以后我也打算更一些相关的,你看了就懂了。

后面几天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都是些日常琐碎之类的。有一次我们的对话变得相对严肃了起来,他和我聊到了婚前性行为这个话题。他先是问我在学校有没有喜欢的男生,我当时确实是有一个,但是也仅仅是暗恋。他又问,对他是哪种喜欢。我说,不知道,就是有感觉吧。他说,那你对我没感觉是吧。我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有些许惊讶,甚至感觉那一瞬间心跳都有些不一样,说不上是漏一拍,但那种感觉很奇特。我想不到该如何回应,于是我以一个非常差劲的的理由回绝了他“你是有家室的人,我不能对你产生感情”。于是我们又进行了一场关于婚外情的对话。他有提出想和我交往,但被我一口回绝掉了。那种拒绝几乎是出于本能,是基于这么多年的三观以及道德感,但这种本能让我没有做到真正审视自己的内心,这一点在后来体现得尤为明显。

下一周,我照常去上班。场子规定我们进了房之后公主要来收手机,为的就是杜绝有些姑娘光顾着玩儿手机怠慢了客人。但那天,我那间房的公主忘了这会儿事儿。当天的客人是典型的嘴上说着不要但身体诚实得很的那种,一开始选人的时候他不停地说我不好这口。是他的朋友,也是当天的主客,坚持要我留下陪他,他才“勉强”接受的。我不是那种很主动很放得开的女孩,一般客人不主动和我说话我就一言不发地坐在他旁边。他一开始也是完全无视我的存在,但几杯酒下肚后就开始动手动脚。先是摸大腿,后来一直想摸我的胸,我一直躲,或者是以敬酒或唱歌来转移注意力,实在不行了就说去厕所。如此折腾了几次后,我接着上厕所为由给他发了消息。

我问他,为什么喜欢我。他说,我给他一种初恋的感觉。我进夜场的第一天,领队就告诉过我在这里动不得感情。太多客人和女孩儿打感情牌,目的很简单,就是想不花钱。我记得知乎上另一个类似问题里,有个答主说,夜场中的低端场的女孩子很容易带走,高端场的不容易带走但是好骗。我本就是一个敏感多思的人,面对他的这些言语,我自然不可能全信。我扪心自问,承认自己确实有大叔情结。所以我寻思,我对他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吧,怕受伤所以不敢触碰,但终归是骗不了自己的心。我应该是第一次陪他的时候就多多少少对他有点感觉了。

后来几次上班,我就像着了魔一般,每次陪客人的时候总会想起他。也很神奇,那几次公主都搞忘了要收手机。于是躲到厕所去给他发消息,成了我每次进房必做的事儿。每给他多发一次消息,我就越心不在焉。这也是我几乎没有回头客的原因之一吧,不会主动,不会说漂亮话。当然,也有不少客人想让我出台给我献殷勤。对于这种“追求者”,我拒绝了他们的所有好。因为我不想让自己觉得欠别人什么,更重要的是,一旦接受好处,我就会开始贬值。

哦对了,忘了说,我那位不是北京人,定居上海,一年全国各地到处跑。他经常跑北京和我的家乡,西南地区某省会城市。但由于他工作挺忙,我又在上学,所以我们见面的机会不多。他在临近期末考的时候还叮嘱我要好好复习,哪怕临时抱佛脚也好。我说,学习上的事儿不用你操心啦。我上学期的成绩每科都没低于85,也符合申请二等奖学金的条件。只是,国内大学申请奖学金几乎都不只是要求符合明面儿上的标准就好。简单来说,就是看你给系里充当了多久的免费劳动力,跑过多少腿儿,干过多少杂活儿。我对于这种浪费时间的事儿一向不感兴趣,所以我也懒得去申请,随缘吧,开心最重要了。

未完


20190511 更新~

这几天我看评论,发现了有和我做过一样工作的女孩,也有客人,甚至客人的家属。有些评论我一时竟不知如何回复。哎,怎么说呢,我们遇到的大部分客人都是不够当我们父亲也够当叔叔的年龄了,而且长得帅的更是少之又少。我那位,大我16岁,不过在他这个年龄段里算是有型的了。其他的客人,有着大叔的年龄但是其实上也就是糟老头的形象。加上大部分夜场女孩接触社会较早,比较精,所以和客人产生感情这种事在他们看来就是笑话。不过也没错,夜场本就是个灰色地带,撕开遮羞布尽是人们平时深藏不露的兽性和欲望。

若要问我陪客人的时候是否会对他的家庭抱有愧疚感,我说实话得分人。有些客人素质极低,灌酒还只是开始,对于这种人我巴不得他立即喝趴下我好下班走人,根本来不及愧疚。也有些规规矩矩的客人,规矩到连我手都不碰一下,我对于这类少之又少的客人是佩服的,至少他的自制力是很强的,他们甚至会主动给我聊家庭。对于他们,我说不上愧疚吧,因为确实什么都没有发生。还有就是最后一种了,也是我那位,这种客人最难应付。这种应付并不是说陪的时候难伺候,借用《色戒》的台词来说,就是陪完之后还要“像条蛇一样使劲往我心里钻”。对于他,我的情感就太复杂了。

说到《色戒》,我感觉我和他有点像没有沉重压抑的时代背景的王佳芝和易先生。我也和他聊过我这个看法,他说 小丫头说的还挺准。前不久学校因为实践周有个小长假,我便趁此机会回了老家一趟。等高铁的时候我发了条朋友圈,配图是车票。我上了车之后收到了他的消息,问我什么时候到。我说 你也在吗。他给我发来了定位,是我们那里繁华地带的一家酒店。接着问我 晚上要不要和他们一起出去玩儿。我说 到家都很晚了 到时候肯定来不起了。他又问 一晚上不回家我妈是不是要说我。我回 当然啊 估计得报警了。他这才说 好吧 你休息好了再联系。我放下手机,一边感叹他这略显老套的套路,一边竟有些期待。再往深了说,我对他的感情,大概也就是这样一种状态,其实他的套路我都能看出来,但是也许是因为情绪价值,我又很高兴并且享受与他的暧昧。

看到这里,要骂的就骂吧,骂什么我都接受,因为有些时候我也不知道我在干些什么,也觉得自己很贱。但没办法,我平时是特别理性的一个人,对于他,我确实狠不下一点心。我自我分析过,之所以会对他产生这么大的情绪依赖,或许和去年发生的一些事有关。去年六月份,就在我高考前夕,我父亲因为肝癌去世了。高三下学期一开学父亲身体就不好,医院检查出来先是直肠癌,晚期。没过多久,癌细胞就开始转移了,转移到肝的时候医生就告诉我们要开始做准备了。我一直是做好了心理准备的,但我和我的家人都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早,早到他还没看到我的录取通知书,早到他还没等到我参加高考。知道我爸生病的那一天起我就更加坚定地要考上我的理想院校,哪怕在高考前夕知道他去世的消息,我也管住了自己的情绪,高考正常发挥,艺术提前批也顺利录取。

我从小和父亲关系特别好,是建立在父女关系上的挚友。在我心中我爸就是一个完美的男人,而现在他不在了,我心中出现了巨大的感情空缺,所以在我遇到我那位时,才会对他投入那么多的感情吧。

未完


20190512晚

这几天整理思绪,写和他的故事,我也想了好多。我决定了,要和他彻底断了。不想再纠缠下去,有句话不是说, if you want to do something very wrong,you have to be very strong.现在的我还不够强大,没有哪怕有一天我们分手(这是必然)之后也能全身而退的能力。我耗不起的。祝我好运。


20190514 接着之前的更新~

(今天可能有开车的内容,没办法写到和小说一样的水平,纯属个人真实体验,勿喷)

那天下了高铁后到家已经是晚上11点过了,我简单收拾了下就洗漱睡觉了。第二天中午和家人出去吃了顿饭,回来太困了就睡了个午觉。没想到这午觉睡到了下午4点过,睡醒了我刚打开手机就看到好几条微信消息,都是他发的,还打了语音电话但我睡着了没听到。他说让我晚上和他吃个饭,我想着他既然是出差来的,就问他是我俩单独吃还是啥。他说有他两个同事。听他这么一说我是有点顾虑的,因为他之前从未带我见过他圈子里的人。本来这种事,也不能拿到明处,至少我是这么认为。接着我便回他,那你打算怎么向他们介绍我呢。他说 女朋友啊。我在这之前从未与他确认过关系,他每每提到这个事儿,我都想办法转移话题糊弄过去。但有时候聊天也确实挺暧昧,没办法,我确实是喜欢他的。我发了个捂脸的表情,然后他回,你放心不会卖了你的。然后我们又扯了一会儿别的,我最终答应去了。 他告诉我先去酒店找他,然后再一起去吃饭。

在地铁里好不容易找到的座位上,我耳边列车飞驰而过发出的呼呼声,一时竟让我有些恍惚,盯着车窗玻璃上映出的人群出了神。渐渐的,呼啸声越来越大,充斥了我的整个耳畔。知道列车到站,车厢里响起再熟悉不过的到站提醒,播音员的声音是如此温柔又如此无聊。

到站后我因为走错出口,找了好半天才找到他的酒店。找到之后,我有些忐忑地给他发了消息 告诉他我到了让他下来接我。他秒回了,这倒让我挺惊讶的,这个大忙人最慢一次回可是我中午发的消息晚上睡觉前才回。等他下来的间隙,我就着旁边停的一辆车的后视镜检查了一下妆容,把略微晕倒下眼睑的睫毛膏擦掉,又再补了一次口红。我刚把口红放回包里,一回头就看见他站在我面前,他说 镜子照够了没有呀 照够了就跟我上去。我笑笑,说 你在这儿看了多久了。他说 你那点儿小心思我还能不知道?我不再说话,他侧过头来看我,我不好意思直视他,慌忙看向别处。你瘦了 他盯了我好一会儿后说。我回 这么久没见 你怎么看出来的?别是哄我哦。

他不说话,一手揽过我的腰。走过酒店大堂的时候,前台的小姐姐很礼貌地问候,但依然流露出了一种难以描述的眼神。这种眼神大概可以翻译为——一看就知道不是原配。进了电梯,狭小封闭的空间里只有我们两人,呼吸声都听得格外清楚。我能感受到他的目光一直在我身上,这让我更加不敢抬头看他。他住的楼层并不算高,但我真是觉得在电梯里的时间如此漫长。

他就要带我去他的房间了。他会不会强迫我?或者,会不会给我下药?我内心一瞬间闪过无数顾虑。他似乎能看出我的别扭,说 你别紧张啊 不会强迫你的。我只好尴尬地笑笑。进了他的房间,我不知道要往哪儿坐,依然拘谨地站在原地。他看我这样,给我递了杯水。他说 看你怕成那样儿,都不敢正眼看我。我把杯子放在一边的书桌上。他又顺势靠近,“快让我抱一个”。他伸出双臂来抱我,从来没有人这样用力地抱过我,毫不夸张地说,我被抱得太紧以至于一瞬间竟无法顺畅呼吸。“只是拥抱而已,你那么使劲儿干嘛。”等他松开,我抓住空隙喘了口气。“从来没有人这么抱过你吧。”“确实没有。”“那就对了,我就是要做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这么抱你的人。”

我被他说得更不好意思了,不过心里的确是欢喜的,但只能一直以抿嘴笑回应他。他双手圈住我的腰,我自然地用手搂住他的脖子。他一点点向我的脸凑近,我知道他要吻我了,本能地闭上了眼睛。他的吻是炽热的,极具侵略性的,是恨不得要把我整个人吃掉的吻。

(好吧 答案被建议修改 那就删了这段开车的吧)

未完


5/20更新~

这时候,门铃响了。多半是他同事,我赶紧低头检查是不是有衣衫不整的地方。他过去开门,那位同事也很有眼力见的没有进来。我隐约能看出是个三十岁上下的女人,面容称得上姣好但不算惊艳。她简单寒暄了几句,说车已经在楼下等着了。交代完后她就先走了,他说 收拾下准备去吃饭吧。

那顿饭也就普普通通,见到了他的两个同事,一男一女。我本以为他这种明目张胆带我出去的行为,会多多少少引得他们的白眼,或者对我表示鄙夷。但后来发现是我太天真,就算心里想得有多不堪,他们也不敢表现出来,因为他是他们的上司。那位女同事特别热情,对我也算照顾,男同事嘛,规规矩矩,略有点平淡无趣。

我这个人对公众场合亲密其实是有一点抗拒的,但他带我出去根本不掩饰,就好像普通情侣出去一样,该牵手牵手,该搂腰搂腰,到后面甚至直接亲吻。加上他同事的态度与我之前想象的不同,我也逐渐默许了。和他一起走在大街上时,我有意识地观察着行人的反应。最终我发现,并不是我预想中那么多审视的目光,大多数人其实毫无反应,或许是默认了老夫少妻?也可能因为我长相偏成熟,看上去比我实际年龄大个两三岁。

那天吃饭的时候喝了大概4瓶啤酒,我酒量还行,四瓶喝下去只是微微有点睡意,意识都还很清醒。吃完饭后大概晚上9点的样子,他的两个同事提议去一家清吧,于是就找好了代驾。

等代驾来的时候女同事说想吃冰淇淋,问我们要不要一起吃。我那段时间有点长痘,所以我说我在戒糖戒奶就不吃了。他是挺想吃的,就跟我说 偶尔吃点也没事儿。他又磨了我几下,我还是答应了。但是我告诉他,我要少吃点,和他两个人吃一个。

冰淇淋买好后代驾也来了,于是我们上了车。男同事坐副驾,我们三个人坐后排。上车的时候,他让我别坐中间了,直接把我拉到他腿上坐下。那天买的冰淇淋是蓝莓口味的巧乐滋,我在撕开包装的时候突然有了点儿想法,觉得要是两个人规规矩矩地分着吃太无聊了。兴许是有点酒精的作用,没让我醉但让我更大胆了。我轻轻咬下表面的一层巧克力脆皮包含着少许冰凉的奶油,再微微抿了抿,侧过头去往他嘴里送。和他在一起,对我来说确实是很大程度上的性启蒙和开发。我在之前的恋爱里一直属于比较羞涩的类型,尤其是在与伴侣亲密接触的时候。可他不一样了,我很享受去撩拨他的过程,那些时刻我感觉我和平时的自己不一样了。有人懂我的风情,我心里自然是欢喜的。

冰淇淋具体是什么味道已经不重要了,我不是特别喜欢吃蓝莓,但是冰凉的奶油在我和他唇齿之间逐渐温热的感觉就像春药一般,令人上瘾。他的两个同事自然是看见了我们这般,但也很自然地该做什么做什么,没有让我觉得尴尬。

到了酒吧之后点了一瓶威士忌,我对洋酒不太感冒,也就是尝个新鲜。但由于当天已经喝过几瓶啤酒,几杯洋酒下肚后我开始感到有些晕乎乎的了。我再一看时间,快11点半了。为了不让我妈担心,我告诉他们我要回去了,于是开始叫车。他陪我到门口去等车,我走路有些不稳了,他一直搂着我的腰,没让我因为走不了直线而撞着人或者摔了。

我们站到十字路口旁,他双手圈着我的腰,我仰着头看着他,路灯的光照在我脸上,略微有些刺眼,于是我轻轻眯了眯眼睛。他说,你没事儿吧。我说,还好,虽然有点晕,但是意识还是清醒的。他说,你别强撑啊,不行我就送你到家门口。出于类似小孩干坏事的心理,我连忙拒绝。他说,这样看来思路确实还是清醒的。我笑笑,他吻上我,一直到我的手机振动,是司机打来了电话。我发现我这个人微醺之后接吻,那种晕乎乎的感觉似乎会消退一些,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这样。

他为我打开后坐车门,我坐好后,他又吻上我,大约半分钟吧,我实在不好意思让司机久等,这才说了晚安。

打开家门之前,我极力集中精神走好直线,以免被我妈看出什么。进门后,我也尽量少的说话,只告诉她我特别累,洗漱完就睡了,可不能让她闻出我嘴里的酒气。我洗完澡后,给他发了个消息报平安,没想着等回复趴下就睡了。实在是太困,加上酒精的作用,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我伴随着四肢一阵阵若有若无的无力感醒来。

未完


0528更新~

我那次回老家一共待了四五天的样子,除了刚到的那天晚上,我和他每天都见了面。一般是他早上处理完工作,然后整个下午到晚上都和我在一起。为了不让我妈起疑心,我坚持每天11:30之前回到家。

不得不说这个年纪的大叔撩起女孩子还真是套路众多,且层出不穷。每天见面都有亲热,而且每次他都能成功挑逗我以加大我们亲热的尺度。前两天除了接吻和摸xiong,我都不让他碰我下面。只要感觉到他手有动作了,我就立马推开,告诉他不让碰。他挺尊重我的,我说不要就立即停止。不过在这里被压制下去的欲望,他总能在我身体其他部位进行释放。

(之前尝试过描述细节结果被要求修改了,所以这里就不具体展开啦) 有一次他说实在憋得太难受想蹭蹭,我听了后立即损他 你以为我会信只蹭蹭不进去这种鬼话吗?他说 你相信我吧 要是我想硬上弓我早就可以的。我迟疑了一会儿,还是半推半就地默许了,但是前提是不许脱内裤。结果他真的就是蹭蹭,这让我更切身地感受到了强烈的荷尔蒙。仔细想想,这动作如此亲密,男女最私密的身体部位已经是零距离接触,但就是不突破最后一步,暧昧,像一团暗火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燃烧。

我听着他的呼吸声逐渐急促,但是说实话,他刚刚的行为真的没给我带来啥生理上的快感,不过为了不打击他,不让他失望,我还是努力配合他演出。不知道是不是我演得太逼真,反而更让他欲火难耐。他俯下身狠狠地吻上我,撕咬着我的嘴唇,力度由轻到重,直到我吃痛轻哼了一声。他依然喘着粗气,说 你帮帮我吧 我憋得太难受了。我一听这话有点慌了,有些惶恐地问 你想我怎么帮。他不说话,一把抓过我的手腕就要往他那里送。我在这之前都只在中学时代的生物课本上见过,还是仅仅是绘画版的。要让这从2D变成3D的,或者说从二次元到三次元,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抗拒。羞怯感占据了主导,我赶紧拼命地把手往回缩。但毕竟男女力量悬殊摆在那里,他还是把我的手抓过去了。我完全出于本能连喊了三声 我不要!他说 早晚都会面对的啊 没必要这么紧张。我一时语塞,眼看着我就要碰到了,我绷紧了五个手指头使了全力往反方向缩。然后磕磕巴巴地告诉他 我不会。他听了后凑到我耳边说 没关系 我教你。我知道自己肯定逃不过了,于是便放松了绷紧的手。

于是,人生第一次,我如这般亲近地感受到了一个男人燃烧的欲望。有时和他接吻,我真的会有窒息的感觉。他身上的那种激情与欲望,在我看来,与他的年龄是不相符的。也或许,中年男人,还是一个成功的中年男人,各方面的需求都会比常人要强吧。

我那是第一次以这种方式帮他,也是第一次帮一个男人解决。事实上,我并没有成功地帮到他,或许是第一次经验不足,有些怯生生的。完事儿后,他靠在床上点了一根烟。我打开电视,电视上是重播的新闻联播。我也懒得换台,把遥控器放到一边的床头柜上。那一时间,我们都没有说话,只是听着新闻联播里主持人千篇一律的说辞发呆。烟圈一层层地晕染开来,微微模糊了我的视线。我想起了王家卫电影里,有好些男主角抽烟的镜头。也是在那一刻,我似乎更深刻地体会到了那种情境下的意味:有销魂、有克制、有无奈……

未完~


有人问为啥不更了,解释下,我这段时间实在太多事儿了,期末各种ddl 下两周考完试我保证更!


2019.8.4

好久不更…

这段时间发生好多事,我甚至一度以为自己要抑郁,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不更新的原因。但还好,现在我从那段丧到不行的日子里走出来了。

说实话每次更新写我和他的故事,我的心都会再疼一次,可能我一直没能真正放下他吧。我像看电影一样回放我和他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回忆是美好的,甚至我偶尔还会边想边傻笑,但之后袭来的痛苦纠结却是如山倒。其中滋味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懂。

我这几天再更一波吧,这一次我会一直写到和他目前的状态。


user avatar   cong-shuo-hello 网友的相关建议: 
      

重新编辑一下

没想到居然有人看(好吧其实也不多哈哈哈)

我就直接把答案搬运过来吧

(ps:我是站在现在的立场讲去年发生的一些事,所以有以后来者的视角去看过去很正常好吧。而且我目前已经没做了,批评我的那些话我早就想清楚了不然我为什么要退出?有些人就别来和我杠一些细枝末节的东西了OK?至于说我是编故事的,你爱信不信,不看就退出别bb,懒得解释)


先说说我自己吧:我今年19岁,坐标北京,五大艺术院校之一大一在读。(多说一句,我不学表演)

当初做夜场不是因为急缺钱,单纯就是想接触下社会,顺便挣点零花钱。上班的场子算是高端素场吧,台费600 800 1000的都有·,我是1000的那种。

我还是处女,只坐台,不出台的。去上班也就周末去一天,因为我一直坚持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一周一次,也足够我花的了。

他是我在夜场上班后遇到的第二个客人,我还记得很清楚我当天去晚了,快十点了才到。换好衣服后就在休息的地方等着妈咪带试房。大概快11点的时候,我进了他的房。他不是当晚的主客,所以我还没什么心理压力。我刚在他身边坐下,他就留了我的联系方式。

那天其他的客人和姑娘坐在正中间的长沙发上,我和他坐在一旁稍微小点儿的沙发。这就一定程度上给了我们一个独处的空间。之后整晚他也没有唱歌,也没和其他客人打扑克啊之类的。全程都在和我聊天。

公主过来给我们倒酒的时候,他说他不喝酒。我一听这话心里先偷着乐了一小下,至少今晚不会被灌酒了。之后吧,他就和我喝了一晚上的茶。

等有人开始唱歌后,灯光暗了下来,氛围一下子就暧昧了。他的手开始在我大腿上游走,我可以通过客人摸我大腿的方式猜出他是新手还是老手。他显然是属于后者。

过了一会儿他开始和我聊天,夸我鼻子好看,有另外一个客人质疑我整容的时候他说我这一看就不是整的。也是同一个客人说我胸小,他隔着裙子捏了一把后,贴着我耳根子说 他乱讲。我在我的场子是不愁没班上的那种,一般也就允许客人摸摸大腿,搂搂腰,然后牵牵手这些。敏感部位是一概不许碰。但那天遇到他,我不知道自己是着了什么魔,对于他的揩油行为,我没有反感。这件事过去很久后,我和他聊起那天晚上,他说这就是看对眼吧。

他又拿出手机给我看照片,有他出差时到过的城市,也有老婆和儿子的。看到他家人的照片时,我心里还是有一丝愧疚感的,当然是因为那次是我第二次上班,还没能完全接受这种灰色地带里人们丝毫不掩饰的兽性。我开玩笑说 你儿子真乖 长大了一定好多小姑娘围着转。他笑了笑,说 要不以后我把你介绍给他?我说 这是我第一次觉得自己老了。他儿子8岁的样子,是个小正太。

他也和我聊了我的学习,表示对我这个成绩并不差的艺术生感到有些惊讶。因为他工作的原因,接触过一些知名艺术院校的被和他同级或上级包养的女生。我说,我选择这个行业,仅仅是因为它不会占用我的课余时间,也不强制要求出勤率。

他说可以理解,有些人干这个就是单纯为了钱,也有人是为了体验生活。我觉得我算是这两者之间的那种吧。

我们聊的很好,他很自然的搂着我的腰,我顺势把头依偎在他胸前。我单身了很长一段时间,这是我很久以来第一次和一个男人靠得那么近。近到我能感受到他温热呼吸里透着的酒气,我寻思兴许是上一场饭局留下的。当时包厢里有人正唱着《往后余生》,他把我搂得更紧了。我闻到了他身上若有若无的香水味,后来我逛街时无意间闻出了他当天用的香水,不得不说人的嗅觉是很敏感的。到现在,我每每闻到有人喷那款香,我总是会想起他。

当天我真是为了他打破了我在夜场的好多底线,后来我们接吻了,也默许了他把手伸进了我的内衣。

按那个场子的规矩,客人消费完之后我们要把他们送到电梯口后才能走。我那天穿的8厘米的高跟鞋,我本身就175的个子,他是我遇到的少数几个我穿了这么高的高跟鞋还能比我略高出一点的人。到了电梯口,他又揽住我的腰,在我耳边说,以后多联系哦。又轻轻吻了我一下,这才上电梯走了。



今天再更一波~

评论区有人说为什么不去小费更高的场,我想说,在北京高场都是要用身份证办入职的。哪怕招聘的人说不会办ic卡,我心里始终不放心。但凡有点常识的都知道在这种地方绝对不能留下真实的身份信息。


下班是凌晨2点过了,我换了衣服后开始叫车。等车的时候,我一如既往地插上耳机开始听歌。12月中旬的北京,过了午夜12点,更是冷得人发抖。我体重三位数的人,居然都有种被风推着走的感觉。我上车坐下后,手机屏幕亮起,是他发来的消息“你说我不会死在你手上吧”。我笑了笑,因为实在太累,我只简单回了句“今天太累了 改天聊”来应付。然后他叮嘱了几句回宿舍了说一声之类的话。(我们学校没有宵禁,哪怕夜不归宿也行,只要不耽误上课,就没人限制我们的自由)回了宿舍后我卸了妆就立马上床睡觉了。一般情况下我下了班回去睡觉都是一着枕就睡着,但那天晚上我虽然很疲倦,但躺在床上就是不能很快睡着。

第二天我醒来大概是10点半左右,我是一个生物钟特别强大的人,睡眠时间基本固定在7-8小时,过了这个时间不管多晚睡到了点儿一定就得起来。简单吃过早午饭后我回到宿舍开始写作业,那段时间临近期末,论文一堆一堆的。

我写完作业已经是下午了,这时他又发来消息“xxx,还没起床吗”(xxx是他给我起的昵称,过于沙雕我就不写出来了)我回“我都写完作业了”。“这么努力的吗”“必须的呀”。我知道夜场绝对不是长久之计,也绝对不能被快钱蒙蔽了。我始终坚持一周只去一次,一次只进一间房。那个场子的规定是,兼职的女孩一个月如果上不满8天班,每个月就要交300的管理费。交就交呗,我反正觉得挣的已经足够了。一晚上进一间房都累得够呛,酒喝下去始终是不舒服的。我亲眼见过一晚上进了两间房的女孩喝到胃出血被送医院,也听姑娘说过自己翻台后实在喝不了了让客人不高兴结果小费都没要到。

在这里我想奉劝那些想要去夜场上班的女孩:很多人都会告诉你夜场的钱来得快,好挣。快钱的确不假,但这个钱绝对不好赚。至于为什么,我无需多言。以后我也打算更一些相关的,你看了就懂了。

后面几天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都是些日常琐碎之类的。有一次我们的对话变得相对严肃了起来,他和我聊到了婚前性行为这个话题。他先是问我在学校有没有喜欢的男生,我当时确实是有一个,但是也仅仅是暗恋。他又问,对他是哪种喜欢。我说,不知道,就是有感觉吧。他说,那你对我没感觉是吧。我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有些许惊讶,甚至感觉那一瞬间心跳都有些不一样,说不上是漏一拍,但那种感觉很奇特。我想不到该如何回应,于是我以一个非常差劲的的理由回绝了他“你是有家室的人,我不能对你产生感情”。于是我们又进行了一场关于婚外情的对话。他有提出想和我交往,但被我一口回绝掉了。那种拒绝几乎是出于本能,是基于这么多年的三观以及道德感,但这种本能让我没有做到真正审视自己的内心,这一点在后来体现得尤为明显。

下一周,我照常去上班。场子规定我们进了房之后公主要来收手机,为的就是杜绝有些姑娘光顾着玩儿手机怠慢了客人。但那天,我那间房的公主忘了这会儿事儿。当天的客人是典型的嘴上说着不要但身体诚实得很的那种,一开始选人的时候他不停地说我不好这口。是他的朋友,也是当天的主客,坚持要我留下陪他,他才“勉强”接受的。我不是那种很主动很放得开的女孩,一般客人不主动和我说话我就一言不发地坐在他旁边。他一开始也是完全无视我的存在,但几杯酒下肚后就开始动手动脚。先是摸大腿,后来一直想摸我的胸,我一直躲,或者是以敬酒或唱歌来转移注意力,实在不行了就说去厕所。如此折腾了几次后,我接着上厕所为由给他发了消息。

我问他,为什么喜欢我。他说,我给他一种初恋的感觉。我进夜场的第一天,领队就告诉过我在这里动不得感情。太多客人和女孩儿打感情牌,目的很简单,就是想不花钱。我记得知乎上另一个类似问题里,有个答主说,夜场中的低端场的女孩子很容易带走,高端场的不容易带走但是好骗。我本就是一个敏感多思的人,面对他的这些言语,我自然不可能全信。我扪心自问,承认自己确实有大叔情结。所以我寻思,我对他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吧,怕受伤所以不敢触碰,但终归是骗不了自己的心。我应该是第一次陪他的时候就多多少少对他有点感觉了。

后来几次上班,我就像着了魔一般,每次陪客人的时候总会想起他。也很神奇,那几次公主都搞忘了要收手机。于是躲到厕所去给他发消息,成了我每次进房必做的事儿。每给他多发一次消息,我就越心不在焉。这也是我几乎没有回头客的原因之一吧,不会主动,不会说漂亮话。当然,也有不少客人想让我出台给我献殷勤。对于这种“追求者”,我拒绝了他们的所有好。因为我不想让自己觉得欠别人什么,更重要的是,一旦接受好处,我就会开始贬值。

哦对了,忘了说,我那位不是北京人,定居上海,一年全国各地到处跑。他经常跑北京和我的家乡,西南地区某省会城市。但由于他工作挺忙,我又在上学,所以我们见面的机会不多。他在临近期末考的时候还叮嘱我要好好复习,哪怕临时抱佛脚也好。我说,学习上的事儿不用你操心啦。我上学期的成绩每科都没低于85,也符合申请二等奖学金的条件。只是,国内大学申请奖学金几乎都不只是要求符合明面儿上的标准就好。简单来说,就是看你给系里充当了多久的免费劳动力,跑过多少腿儿,干过多少杂活儿。我对于这种浪费时间的事儿一向不感兴趣,所以我也懒得去申请,随缘吧,开心最重要了。

未完


20190511 更新~

这几天我看评论,发现了有和我做过一样工作的女孩,也有客人,甚至客人的家属。有些评论我一时竟不知如何回复。哎,怎么说呢,我们遇到的大部分客人都是不够当我们父亲也够当叔叔的年龄了,而且长得帅的更是少之又少。我那位,大我16岁,不过在他这个年龄段里算是有型的了。其他的客人,有着大叔的年龄但是其实上也就是糟老头的形象。加上大部分夜场女孩接触社会较早,比较精,所以和客人产生感情这种事在他们看来就是笑话。不过也没错,夜场本就是个灰色地带,撕开遮羞布尽是人们平时深藏不露的兽性和欲望。

若要问我陪客人的时候是否会对他的家庭抱有愧疚感,我说实话得分人。有些客人素质极低,灌酒还只是开始,对于这种人我巴不得他立即喝趴下我好下班走人,根本来不及愧疚。也有些规规矩矩的客人,规矩到连我手都不碰一下,我对于这类少之又少的客人是佩服的,至少他的自制力是很强的,他们甚至会主动给我聊家庭。对于他们,我说不上愧疚吧,因为确实什么都没有发生。还有就是最后一种了,也是我那位,这种客人最难应付。这种应付并不是说陪的时候难伺候,借用《色戒》的台词来说,就是陪完之后还要“像条蛇一样使劲往我心里钻”。对于他,我的情感就太复杂了。

说到《色戒》,我感觉我和他有点像没有沉重压抑的时代背景的王佳芝和易先生。我也和他聊过我这个看法,他说 小丫头说的还挺准。前不久学校因为实践周有个小长假,我便趁此机会回了老家一趟。等高铁的时候我发了条朋友圈,配图是车票。我上了车之后收到了他的消息,问我什么时候到。我说 你也在吗。他给我发来了定位,是我们那里繁华地带的一家酒店。接着问我 晚上要不要和他们一起出去玩儿。我说 到家都很晚了 到时候肯定来不起了。他又问 一晚上不回家我妈是不是要说我。我回 当然啊 估计得报警了。他这才说 好吧 你休息好了再联系。我放下手机,一边感叹他这略显老套的套路,一边竟有些期待。再往深了说,我对他的感情,大概也就是这样一种状态,其实他的套路我都能看出来,但是也许是因为情绪价值,我又很高兴并且享受与他的暧昧。

看到这里,要骂的就骂吧,骂什么我都接受,因为有些时候我也不知道我在干些什么,也觉得自己很贱。但没办法,我平时是特别理性的一个人,对于他,我确实狠不下一点心。我自我分析过,之所以会对他产生这么大的情绪依赖,或许和去年发生的一些事有关。去年六月份,就在我高考前夕,我父亲因为肝癌去世了。高三下学期一开学父亲身体就不好,医院检查出来先是直肠癌,晚期。没过多久,癌细胞就开始转移了,转移到肝的时候医生就告诉我们要开始做准备了。我一直是做好了心理准备的,但我和我的家人都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早,早到他还没看到我的录取通知书,早到他还没等到我参加高考。知道我爸生病的那一天起我就更加坚定地要考上我的理想院校,哪怕在高考前夕知道他去世的消息,我也管住了自己的情绪,高考正常发挥,艺术提前批也顺利录取。

我从小和父亲关系特别好,是建立在父女关系上的挚友。在我心中我爸就是一个完美的男人,而现在他不在了,我心中出现了巨大的感情空缺,所以在我遇到我那位时,才会对他投入那么多的感情吧。

未完


20190512晚

这几天整理思绪,写和他的故事,我也想了好多。我决定了,要和他彻底断了。不想再纠缠下去,有句话不是说, if you want to do something very wrong,you have to be very strong.现在的我还不够强大,没有哪怕有一天我们分手(这是必然)之后也能全身而退的能力。我耗不起的。祝我好运。


20190514 接着之前的更新~

(今天可能有开车的内容,没办法写到和小说一样的水平,纯属个人真实体验,勿喷)

那天下了高铁后到家已经是晚上11点过了,我简单收拾了下就洗漱睡觉了。第二天中午和家人出去吃了顿饭,回来太困了就睡了个午觉。没想到这午觉睡到了下午4点过,睡醒了我刚打开手机就看到好几条微信消息,都是他发的,还打了语音电话但我睡着了没听到。他说让我晚上和他吃个饭,我想着他既然是出差来的,就问他是我俩单独吃还是啥。他说有他两个同事。听他这么一说我是有点顾虑的,因为他之前从未带我见过他圈子里的人。本来这种事,也不能拿到明处,至少我是这么认为。接着我便回他,那你打算怎么向他们介绍我呢。他说 女朋友啊。我在这之前从未与他确认过关系,他每每提到这个事儿,我都想办法转移话题糊弄过去。但有时候聊天也确实挺暧昧,没办法,我确实是喜欢他的。我发了个捂脸的表情,然后他回,你放心不会卖了你的。然后我们又扯了一会儿别的,我最终答应去了。 他告诉我先去酒店找他,然后再一起去吃饭。

在地铁里好不容易找到的座位上,我耳边列车飞驰而过发出的呼呼声,一时竟让我有些恍惚,盯着车窗玻璃上映出的人群出了神。渐渐的,呼啸声越来越大,充斥了我的整个耳畔。知道列车到站,车厢里响起再熟悉不过的到站提醒,播音员的声音是如此温柔又如此无聊。

到站后我因为走错出口,找了好半天才找到他的酒店。找到之后,我有些忐忑地给他发了消息 告诉他我到了让他下来接我。他秒回了,这倒让我挺惊讶的,这个大忙人最慢一次回可是我中午发的消息晚上睡觉前才回。等他下来的间隙,我就着旁边停的一辆车的后视镜检查了一下妆容,把略微晕倒下眼睑的睫毛膏擦掉,又再补了一次口红。我刚把口红放回包里,一回头就看见他站在我面前,他说 镜子照够了没有呀 照够了就跟我上去。我笑笑,说 你在这儿看了多久了。他说 你那点儿小心思我还能不知道?我不再说话,他侧过头来看我,我不好意思直视他,慌忙看向别处。你瘦了 他盯了我好一会儿后说。我回 这么久没见 你怎么看出来的?别是哄我哦。

他不说话,一手揽过我的腰。走过酒店大堂的时候,前台的小姐姐很礼貌地问候,但依然流露出了一种难以描述的眼神。这种眼神大概可以翻译为——一看就知道不是原配。进了电梯,狭小封闭的空间里只有我们两人,呼吸声都听得格外清楚。我能感受到他的目光一直在我身上,这让我更加不敢抬头看他。他住的楼层并不算高,但我真是觉得在电梯里的时间如此漫长。

他就要带我去他的房间了。他会不会强迫我?或者,会不会给我下药?我内心一瞬间闪过无数顾虑。他似乎能看出我的别扭,说 你别紧张啊 不会强迫你的。我只好尴尬地笑笑。进了他的房间,我不知道要往哪儿坐,依然拘谨地站在原地。他看我这样,给我递了杯水。他说 看你怕成那样儿,都不敢正眼看我。我把杯子放在一边的书桌上。他又顺势靠近,“快让我抱一个”。他伸出双臂来抱我,从来没有人这样用力地抱过我,毫不夸张地说,我被抱得太紧以至于一瞬间竟无法顺畅呼吸。“只是拥抱而已,你那么使劲儿干嘛。”等他松开,我抓住空隙喘了口气。“从来没有人这么抱过你吧。”“确实没有。”“那就对了,我就是要做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这么抱你的人。”

我被他说得更不好意思了,不过心里的确是欢喜的,但只能一直以抿嘴笑回应他。他双手圈住我的腰,我自然地用手搂住他的脖子。他一点点向我的脸凑近,我知道他要吻我了,本能地闭上了眼睛。他的吻是炽热的,极具侵略性的,是恨不得要把我整个人吃掉的吻。

(好吧 答案被建议修改 那就删了这段开车的吧)

未完


5/20更新~

这时候,门铃响了。多半是他同事,我赶紧低头检查是不是有衣衫不整的地方。他过去开门,那位同事也很有眼力见的没有进来。我隐约能看出是个三十岁上下的女人,面容称得上姣好但不算惊艳。她简单寒暄了几句,说车已经在楼下等着了。交代完后她就先走了,他说 收拾下准备去吃饭吧。

那顿饭也就普普通通,见到了他的两个同事,一男一女。我本以为他这种明目张胆带我出去的行为,会多多少少引得他们的白眼,或者对我表示鄙夷。但后来发现是我太天真,就算心里想得有多不堪,他们也不敢表现出来,因为他是他们的上司。那位女同事特别热情,对我也算照顾,男同事嘛,规规矩矩,略有点平淡无趣。

我这个人对公众场合亲密其实是有一点抗拒的,但他带我出去根本不掩饰,就好像普通情侣出去一样,该牵手牵手,该搂腰搂腰,到后面甚至直接亲吻。加上他同事的态度与我之前想象的不同,我也逐渐默许了。和他一起走在大街上时,我有意识地观察着行人的反应。最终我发现,并不是我预想中那么多审视的目光,大多数人其实毫无反应,或许是默认了老夫少妻?也可能因为我长相偏成熟,看上去比我实际年龄大个两三岁。

那天吃饭的时候喝了大概4瓶啤酒,我酒量还行,四瓶喝下去只是微微有点睡意,意识都还很清醒。吃完饭后大概晚上9点的样子,他的两个同事提议去一家清吧,于是就找好了代驾。

等代驾来的时候女同事说想吃冰淇淋,问我们要不要一起吃。我那段时间有点长痘,所以我说我在戒糖戒奶就不吃了。他是挺想吃的,就跟我说 偶尔吃点也没事儿。他又磨了我几下,我还是答应了。但是我告诉他,我要少吃点,和他两个人吃一个。

冰淇淋买好后代驾也来了,于是我们上了车。男同事坐副驾,我们三个人坐后排。上车的时候,他让我别坐中间了,直接把我拉到他腿上坐下。那天买的冰淇淋是蓝莓口味的巧乐滋,我在撕开包装的时候突然有了点儿想法,觉得要是两个人规规矩矩地分着吃太无聊了。兴许是有点酒精的作用,没让我醉但让我更大胆了。我轻轻咬下表面的一层巧克力脆皮包含着少许冰凉的奶油,再微微抿了抿,侧过头去往他嘴里送。和他在一起,对我来说确实是很大程度上的性启蒙和开发。我在之前的恋爱里一直属于比较羞涩的类型,尤其是在与伴侣亲密接触的时候。可他不一样了,我很享受去撩拨他的过程,那些时刻我感觉我和平时的自己不一样了。有人懂我的风情,我心里自然是欢喜的。

冰淇淋具体是什么味道已经不重要了,我不是特别喜欢吃蓝莓,但是冰凉的奶油在我和他唇齿之间逐渐温热的感觉就像春药一般,令人上瘾。他的两个同事自然是看见了我们这般,但也很自然地该做什么做什么,没有让我觉得尴尬。

到了酒吧之后点了一瓶威士忌,我对洋酒不太感冒,也就是尝个新鲜。但由于当天已经喝过几瓶啤酒,几杯洋酒下肚后我开始感到有些晕乎乎的了。我再一看时间,快11点半了。为了不让我妈担心,我告诉他们我要回去了,于是开始叫车。他陪我到门口去等车,我走路有些不稳了,他一直搂着我的腰,没让我因为走不了直线而撞着人或者摔了。

我们站到十字路口旁,他双手圈着我的腰,我仰着头看着他,路灯的光照在我脸上,略微有些刺眼,于是我轻轻眯了眯眼睛。他说,你没事儿吧。我说,还好,虽然有点晕,但是意识还是清醒的。他说,你别强撑啊,不行我就送你到家门口。出于类似小孩干坏事的心理,我连忙拒绝。他说,这样看来思路确实还是清醒的。我笑笑,他吻上我,一直到我的手机振动,是司机打来了电话。我发现我这个人微醺之后接吻,那种晕乎乎的感觉似乎会消退一些,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这样。

他为我打开后坐车门,我坐好后,他又吻上我,大约半分钟吧,我实在不好意思让司机久等,这才说了晚安。

打开家门之前,我极力集中精神走好直线,以免被我妈看出什么。进门后,我也尽量少的说话,只告诉她我特别累,洗漱完就睡了,可不能让她闻出我嘴里的酒气。我洗完澡后,给他发了个消息报平安,没想着等回复趴下就睡了。实在是太困,加上酒精的作用,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我伴随着四肢一阵阵若有若无的无力感醒来。

未完


0528更新~

我那次回老家一共待了四五天的样子,除了刚到的那天晚上,我和他每天都见了面。一般是他早上处理完工作,然后整个下午到晚上都和我在一起。为了不让我妈起疑心,我坚持每天11:30之前回到家。

不得不说这个年纪的大叔撩起女孩子还真是套路众多,且层出不穷。每天见面都有亲热,而且每次他都能成功挑逗我以加大我们亲热的尺度。前两天除了接吻和摸xiong,我都不让他碰我下面。只要感觉到他手有动作了,我就立马推开,告诉他不让碰。他挺尊重我的,我说不要就立即停止。不过在这里被压制下去的欲望,他总能在我身体其他部位进行释放。

(之前尝试过描述细节结果被要求修改了,所以这里就不具体展开啦) 有一次他说实在憋得太难受想蹭蹭,我听了后立即损他 你以为我会信只蹭蹭不进去这种鬼话吗?他说 你相信我吧 要是我想硬上弓我早就可以的。我迟疑了一会儿,还是半推半就地默许了,但是前提是不许脱内裤。结果他真的就是蹭蹭,这让我更切身地感受到了强烈的荷尔蒙。仔细想想,这动作如此亲密,男女最私密的身体部位已经是零距离接触,但就是不突破最后一步,暧昧,像一团暗火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燃烧。

我听着他的呼吸声逐渐急促,但是说实话,他刚刚的行为真的没给我带来啥生理上的快感,不过为了不打击他,不让他失望,我还是努力配合他演出。不知道是不是我演得太逼真,反而更让他欲火难耐。他俯下身狠狠地吻上我,撕咬着我的嘴唇,力度由轻到重,直到我吃痛轻哼了一声。他依然喘着粗气,说 你帮帮我吧 我憋得太难受了。我一听这话有点慌了,有些惶恐地问 你想我怎么帮。他不说话,一把抓过我的手腕就要往他那里送。我在这之前都只在中学时代的生物课本上见过,还是仅仅是绘画版的。要让这从2D变成3D的,或者说从二次元到三次元,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抗拒。羞怯感占据了主导,我赶紧拼命地把手往回缩。但毕竟男女力量悬殊摆在那里,他还是把我的手抓过去了。我完全出于本能连喊了三声 我不要!他说 早晚都会面对的啊 没必要这么紧张。我一时语塞,眼看着我就要碰到了,我绷紧了五个手指头使了全力往反方向缩。然后磕磕巴巴地告诉他 我不会。他听了后凑到我耳边说 没关系 我教你。我知道自己肯定逃不过了,于是便放松了绷紧的手。

于是,人生第一次,我如这般亲近地感受到了一个男人燃烧的欲望。有时和他接吻,我真的会有窒息的感觉。他身上的那种激情与欲望,在我看来,与他的年龄是不相符的。也或许,中年男人,还是一个成功的中年男人,各方面的需求都会比常人要强吧。

我那是第一次以这种方式帮他,也是第一次帮一个男人解决。事实上,我并没有成功地帮到他,或许是第一次经验不足,有些怯生生的。完事儿后,他靠在床上点了一根烟。我打开电视,电视上是重播的新闻联播。我也懒得换台,把遥控器放到一边的床头柜上。那一时间,我们都没有说话,只是听着新闻联播里主持人千篇一律的说辞发呆。烟圈一层层地晕染开来,微微模糊了我的视线。我想起了王家卫电影里,有好些男主角抽烟的镜头。也是在那一刻,我似乎更深刻地体会到了那种情境下的意味:有销魂、有克制、有无奈……

未完~


有人问为啥不更了,解释下,我这段时间实在太多事儿了,期末各种ddl 下两周考完试我保证更!


2019.8.4

好久不更…

这段时间发生好多事,我甚至一度以为自己要抑郁,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不更新的原因。但还好,现在我从那段丧到不行的日子里走出来了。

说实话每次更新写我和他的故事,我的心都会再疼一次,可能我一直没能真正放下他吧。我像看电影一样回放我和他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回忆是美好的,甚至我偶尔还会边想边傻笑,但之后袭来的痛苦纠结却是如山倒。其中滋味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懂。

我这几天再更一波吧,这一次我会一直写到和他目前的状态。


user avatar   xiao-zhan-bi-hu-93-5 网友的相关建议: 
      

重新编辑一下

没想到居然有人看(好吧其实也不多哈哈哈)

我就直接把答案搬运过来吧

(ps:我是站在现在的立场讲去年发生的一些事,所以有以后来者的视角去看过去很正常好吧。而且我目前已经没做了,批评我的那些话我早就想清楚了不然我为什么要退出?有些人就别来和我杠一些细枝末节的东西了OK?至于说我是编故事的,你爱信不信,不看就退出别bb,懒得解释)


先说说我自己吧:我今年19岁,坐标北京,五大艺术院校之一大一在读。(多说一句,我不学表演)

当初做夜场不是因为急缺钱,单纯就是想接触下社会,顺便挣点零花钱。上班的场子算是高端素场吧,台费600 800 1000的都有·,我是1000的那种。

我还是处女,只坐台,不出台的。去上班也就周末去一天,因为我一直坚持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一周一次,也足够我花的了。

他是我在夜场上班后遇到的第二个客人,我还记得很清楚我当天去晚了,快十点了才到。换好衣服后就在休息的地方等着妈咪带试房。大概快11点的时候,我进了他的房。他不是当晚的主客,所以我还没什么心理压力。我刚在他身边坐下,他就留了我的联系方式。

那天其他的客人和姑娘坐在正中间的长沙发上,我和他坐在一旁稍微小点儿的沙发。这就一定程度上给了我们一个独处的空间。之后整晚他也没有唱歌,也没和其他客人打扑克啊之类的。全程都在和我聊天。

公主过来给我们倒酒的时候,他说他不喝酒。我一听这话心里先偷着乐了一小下,至少今晚不会被灌酒了。之后吧,他就和我喝了一晚上的茶。

等有人开始唱歌后,灯光暗了下来,氛围一下子就暧昧了。他的手开始在我大腿上游走,我可以通过客人摸我大腿的方式猜出他是新手还是老手。他显然是属于后者。

过了一会儿他开始和我聊天,夸我鼻子好看,有另外一个客人质疑我整容的时候他说我这一看就不是整的。也是同一个客人说我胸小,他隔着裙子捏了一把后,贴着我耳根子说 他乱讲。我在我的场子是不愁没班上的那种,一般也就允许客人摸摸大腿,搂搂腰,然后牵牵手这些。敏感部位是一概不许碰。但那天遇到他,我不知道自己是着了什么魔,对于他的揩油行为,我没有反感。这件事过去很久后,我和他聊起那天晚上,他说这就是看对眼吧。

他又拿出手机给我看照片,有他出差时到过的城市,也有老婆和儿子的。看到他家人的照片时,我心里还是有一丝愧疚感的,当然是因为那次是我第二次上班,还没能完全接受这种灰色地带里人们丝毫不掩饰的兽性。我开玩笑说 你儿子真乖 长大了一定好多小姑娘围着转。他笑了笑,说 要不以后我把你介绍给他?我说 这是我第一次觉得自己老了。他儿子8岁的样子,是个小正太。

他也和我聊了我的学习,表示对我这个成绩并不差的艺术生感到有些惊讶。因为他工作的原因,接触过一些知名艺术院校的被和他同级或上级包养的女生。我说,我选择这个行业,仅仅是因为它不会占用我的课余时间,也不强制要求出勤率。

他说可以理解,有些人干这个就是单纯为了钱,也有人是为了体验生活。我觉得我算是这两者之间的那种吧。

我们聊的很好,他很自然的搂着我的腰,我顺势把头依偎在他胸前。我单身了很长一段时间,这是我很久以来第一次和一个男人靠得那么近。近到我能感受到他温热呼吸里透着的酒气,我寻思兴许是上一场饭局留下的。当时包厢里有人正唱着《往后余生》,他把我搂得更紧了。我闻到了他身上若有若无的香水味,后来我逛街时无意间闻出了他当天用的香水,不得不说人的嗅觉是很敏感的。到现在,我每每闻到有人喷那款香,我总是会想起他。

当天我真是为了他打破了我在夜场的好多底线,后来我们接吻了,也默许了他把手伸进了我的内衣。

按那个场子的规矩,客人消费完之后我们要把他们送到电梯口后才能走。我那天穿的8厘米的高跟鞋,我本身就175的个子,他是我遇到的少数几个我穿了这么高的高跟鞋还能比我略高出一点的人。到了电梯口,他又揽住我的腰,在我耳边说,以后多联系哦。又轻轻吻了我一下,这才上电梯走了。



今天再更一波~

评论区有人说为什么不去小费更高的场,我想说,在北京高场都是要用身份证办入职的。哪怕招聘的人说不会办ic卡,我心里始终不放心。但凡有点常识的都知道在这种地方绝对不能留下真实的身份信息。


下班是凌晨2点过了,我换了衣服后开始叫车。等车的时候,我一如既往地插上耳机开始听歌。12月中旬的北京,过了午夜12点,更是冷得人发抖。我体重三位数的人,居然都有种被风推着走的感觉。我上车坐下后,手机屏幕亮起,是他发来的消息“你说我不会死在你手上吧”。我笑了笑,因为实在太累,我只简单回了句“今天太累了 改天聊”来应付。然后他叮嘱了几句回宿舍了说一声之类的话。(我们学校没有宵禁,哪怕夜不归宿也行,只要不耽误上课,就没人限制我们的自由)回了宿舍后我卸了妆就立马上床睡觉了。一般情况下我下了班回去睡觉都是一着枕就睡着,但那天晚上我虽然很疲倦,但躺在床上就是不能很快睡着。

第二天我醒来大概是10点半左右,我是一个生物钟特别强大的人,睡眠时间基本固定在7-8小时,过了这个时间不管多晚睡到了点儿一定就得起来。简单吃过早午饭后我回到宿舍开始写作业,那段时间临近期末,论文一堆一堆的。

我写完作业已经是下午了,这时他又发来消息“xxx,还没起床吗”(xxx是他给我起的昵称,过于沙雕我就不写出来了)我回“我都写完作业了”。“这么努力的吗”“必须的呀”。我知道夜场绝对不是长久之计,也绝对不能被快钱蒙蔽了。我始终坚持一周只去一次,一次只进一间房。那个场子的规定是,兼职的女孩一个月如果上不满8天班,每个月就要交300的管理费。交就交呗,我反正觉得挣的已经足够了。一晚上进一间房都累得够呛,酒喝下去始终是不舒服的。我亲眼见过一晚上进了两间房的女孩喝到胃出血被送医院,也听姑娘说过自己翻台后实在喝不了了让客人不高兴结果小费都没要到。

在这里我想奉劝那些想要去夜场上班的女孩:很多人都会告诉你夜场的钱来得快,好挣。快钱的确不假,但这个钱绝对不好赚。至于为什么,我无需多言。以后我也打算更一些相关的,你看了就懂了。

后面几天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都是些日常琐碎之类的。有一次我们的对话变得相对严肃了起来,他和我聊到了婚前性行为这个话题。他先是问我在学校有没有喜欢的男生,我当时确实是有一个,但是也仅仅是暗恋。他又问,对他是哪种喜欢。我说,不知道,就是有感觉吧。他说,那你对我没感觉是吧。我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有些许惊讶,甚至感觉那一瞬间心跳都有些不一样,说不上是漏一拍,但那种感觉很奇特。我想不到该如何回应,于是我以一个非常差劲的的理由回绝了他“你是有家室的人,我不能对你产生感情”。于是我们又进行了一场关于婚外情的对话。他有提出想和我交往,但被我一口回绝掉了。那种拒绝几乎是出于本能,是基于这么多年的三观以及道德感,但这种本能让我没有做到真正审视自己的内心,这一点在后来体现得尤为明显。

下一周,我照常去上班。场子规定我们进了房之后公主要来收手机,为的就是杜绝有些姑娘光顾着玩儿手机怠慢了客人。但那天,我那间房的公主忘了这会儿事儿。当天的客人是典型的嘴上说着不要但身体诚实得很的那种,一开始选人的时候他不停地说我不好这口。是他的朋友,也是当天的主客,坚持要我留下陪他,他才“勉强”接受的。我不是那种很主动很放得开的女孩,一般客人不主动和我说话我就一言不发地坐在他旁边。他一开始也是完全无视我的存在,但几杯酒下肚后就开始动手动脚。先是摸大腿,后来一直想摸我的胸,我一直躲,或者是以敬酒或唱歌来转移注意力,实在不行了就说去厕所。如此折腾了几次后,我接着上厕所为由给他发了消息。

我问他,为什么喜欢我。他说,我给他一种初恋的感觉。我进夜场的第一天,领队就告诉过我在这里动不得感情。太多客人和女孩儿打感情牌,目的很简单,就是想不花钱。我记得知乎上另一个类似问题里,有个答主说,夜场中的低端场的女孩子很容易带走,高端场的不容易带走但是好骗。我本就是一个敏感多思的人,面对他的这些言语,我自然不可能全信。我扪心自问,承认自己确实有大叔情结。所以我寻思,我对他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吧,怕受伤所以不敢触碰,但终归是骗不了自己的心。我应该是第一次陪他的时候就多多少少对他有点感觉了。

后来几次上班,我就像着了魔一般,每次陪客人的时候总会想起他。也很神奇,那几次公主都搞忘了要收手机。于是躲到厕所去给他发消息,成了我每次进房必做的事儿。每给他多发一次消息,我就越心不在焉。这也是我几乎没有回头客的原因之一吧,不会主动,不会说漂亮话。当然,也有不少客人想让我出台给我献殷勤。对于这种“追求者”,我拒绝了他们的所有好。因为我不想让自己觉得欠别人什么,更重要的是,一旦接受好处,我就会开始贬值。

哦对了,忘了说,我那位不是北京人,定居上海,一年全国各地到处跑。他经常跑北京和我的家乡,西南地区某省会城市。但由于他工作挺忙,我又在上学,所以我们见面的机会不多。他在临近期末考的时候还叮嘱我要好好复习,哪怕临时抱佛脚也好。我说,学习上的事儿不用你操心啦。我上学期的成绩每科都没低于85,也符合申请二等奖学金的条件。只是,国内大学申请奖学金几乎都不只是要求符合明面儿上的标准就好。简单来说,就是看你给系里充当了多久的免费劳动力,跑过多少腿儿,干过多少杂活儿。我对于这种浪费时间的事儿一向不感兴趣,所以我也懒得去申请,随缘吧,开心最重要了。

未完


20190511 更新~

这几天我看评论,发现了有和我做过一样工作的女孩,也有客人,甚至客人的家属。有些评论我一时竟不知如何回复。哎,怎么说呢,我们遇到的大部分客人都是不够当我们父亲也够当叔叔的年龄了,而且长得帅的更是少之又少。我那位,大我16岁,不过在他这个年龄段里算是有型的了。其他的客人,有着大叔的年龄但是其实上也就是糟老头的形象。加上大部分夜场女孩接触社会较早,比较精,所以和客人产生感情这种事在他们看来就是笑话。不过也没错,夜场本就是个灰色地带,撕开遮羞布尽是人们平时深藏不露的兽性和欲望。

若要问我陪客人的时候是否会对他的家庭抱有愧疚感,我说实话得分人。有些客人素质极低,灌酒还只是开始,对于这种人我巴不得他立即喝趴下我好下班走人,根本来不及愧疚。也有些规规矩矩的客人,规矩到连我手都不碰一下,我对于这类少之又少的客人是佩服的,至少他的自制力是很强的,他们甚至会主动给我聊家庭。对于他们,我说不上愧疚吧,因为确实什么都没有发生。还有就是最后一种了,也是我那位,这种客人最难应付。这种应付并不是说陪的时候难伺候,借用《色戒》的台词来说,就是陪完之后还要“像条蛇一样使劲往我心里钻”。对于他,我的情感就太复杂了。

说到《色戒》,我感觉我和他有点像没有沉重压抑的时代背景的王佳芝和易先生。我也和他聊过我这个看法,他说 小丫头说的还挺准。前不久学校因为实践周有个小长假,我便趁此机会回了老家一趟。等高铁的时候我发了条朋友圈,配图是车票。我上了车之后收到了他的消息,问我什么时候到。我说 你也在吗。他给我发来了定位,是我们那里繁华地带的一家酒店。接着问我 晚上要不要和他们一起出去玩儿。我说 到家都很晚了 到时候肯定来不起了。他又问 一晚上不回家我妈是不是要说我。我回 当然啊 估计得报警了。他这才说 好吧 你休息好了再联系。我放下手机,一边感叹他这略显老套的套路,一边竟有些期待。再往深了说,我对他的感情,大概也就是这样一种状态,其实他的套路我都能看出来,但是也许是因为情绪价值,我又很高兴并且享受与他的暧昧。

看到这里,要骂的就骂吧,骂什么我都接受,因为有些时候我也不知道我在干些什么,也觉得自己很贱。但没办法,我平时是特别理性的一个人,对于他,我确实狠不下一点心。我自我分析过,之所以会对他产生这么大的情绪依赖,或许和去年发生的一些事有关。去年六月份,就在我高考前夕,我父亲因为肝癌去世了。高三下学期一开学父亲身体就不好,医院检查出来先是直肠癌,晚期。没过多久,癌细胞就开始转移了,转移到肝的时候医生就告诉我们要开始做准备了。我一直是做好了心理准备的,但我和我的家人都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早,早到他还没看到我的录取通知书,早到他还没等到我参加高考。知道我爸生病的那一天起我就更加坚定地要考上我的理想院校,哪怕在高考前夕知道他去世的消息,我也管住了自己的情绪,高考正常发挥,艺术提前批也顺利录取。

我从小和父亲关系特别好,是建立在父女关系上的挚友。在我心中我爸就是一个完美的男人,而现在他不在了,我心中出现了巨大的感情空缺,所以在我遇到我那位时,才会对他投入那么多的感情吧。

未完


20190512晚

这几天整理思绪,写和他的故事,我也想了好多。我决定了,要和他彻底断了。不想再纠缠下去,有句话不是说, if you want to do something very wrong,you have to be very strong.现在的我还不够强大,没有哪怕有一天我们分手(这是必然)之后也能全身而退的能力。我耗不起的。祝我好运。


20190514 接着之前的更新~

(今天可能有开车的内容,没办法写到和小说一样的水平,纯属个人真实体验,勿喷)

那天下了高铁后到家已经是晚上11点过了,我简单收拾了下就洗漱睡觉了。第二天中午和家人出去吃了顿饭,回来太困了就睡了个午觉。没想到这午觉睡到了下午4点过,睡醒了我刚打开手机就看到好几条微信消息,都是他发的,还打了语音电话但我睡着了没听到。他说让我晚上和他吃个饭,我想着他既然是出差来的,就问他是我俩单独吃还是啥。他说有他两个同事。听他这么一说我是有点顾虑的,因为他之前从未带我见过他圈子里的人。本来这种事,也不能拿到明处,至少我是这么认为。接着我便回他,那你打算怎么向他们介绍我呢。他说 女朋友啊。我在这之前从未与他确认过关系,他每每提到这个事儿,我都想办法转移话题糊弄过去。但有时候聊天也确实挺暧昧,没办法,我确实是喜欢他的。我发了个捂脸的表情,然后他回,你放心不会卖了你的。然后我们又扯了一会儿别的,我最终答应去了。 他告诉我先去酒店找他,然后再一起去吃饭。

在地铁里好不容易找到的座位上,我耳边列车飞驰而过发出的呼呼声,一时竟让我有些恍惚,盯着车窗玻璃上映出的人群出了神。渐渐的,呼啸声越来越大,充斥了我的整个耳畔。知道列车到站,车厢里响起再熟悉不过的到站提醒,播音员的声音是如此温柔又如此无聊。

到站后我因为走错出口,找了好半天才找到他的酒店。找到之后,我有些忐忑地给他发了消息 告诉他我到了让他下来接我。他秒回了,这倒让我挺惊讶的,这个大忙人最慢一次回可是我中午发的消息晚上睡觉前才回。等他下来的间隙,我就着旁边停的一辆车的后视镜检查了一下妆容,把略微晕倒下眼睑的睫毛膏擦掉,又再补了一次口红。我刚把口红放回包里,一回头就看见他站在我面前,他说 镜子照够了没有呀 照够了就跟我上去。我笑笑,说 你在这儿看了多久了。他说 你那点儿小心思我还能不知道?我不再说话,他侧过头来看我,我不好意思直视他,慌忙看向别处。你瘦了 他盯了我好一会儿后说。我回 这么久没见 你怎么看出来的?别是哄我哦。

他不说话,一手揽过我的腰。走过酒店大堂的时候,前台的小姐姐很礼貌地问候,但依然流露出了一种难以描述的眼神。这种眼神大概可以翻译为——一看就知道不是原配。进了电梯,狭小封闭的空间里只有我们两人,呼吸声都听得格外清楚。我能感受到他的目光一直在我身上,这让我更加不敢抬头看他。他住的楼层并不算高,但我真是觉得在电梯里的时间如此漫长。

他就要带我去他的房间了。他会不会强迫我?或者,会不会给我下药?我内心一瞬间闪过无数顾虑。他似乎能看出我的别扭,说 你别紧张啊 不会强迫你的。我只好尴尬地笑笑。进了他的房间,我不知道要往哪儿坐,依然拘谨地站在原地。他看我这样,给我递了杯水。他说 看你怕成那样儿,都不敢正眼看我。我把杯子放在一边的书桌上。他又顺势靠近,“快让我抱一个”。他伸出双臂来抱我,从来没有人这样用力地抱过我,毫不夸张地说,我被抱得太紧以至于一瞬间竟无法顺畅呼吸。“只是拥抱而已,你那么使劲儿干嘛。”等他松开,我抓住空隙喘了口气。“从来没有人这么抱过你吧。”“确实没有。”“那就对了,我就是要做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这么抱你的人。”

我被他说得更不好意思了,不过心里的确是欢喜的,但只能一直以抿嘴笑回应他。他双手圈住我的腰,我自然地用手搂住他的脖子。他一点点向我的脸凑近,我知道他要吻我了,本能地闭上了眼睛。他的吻是炽热的,极具侵略性的,是恨不得要把我整个人吃掉的吻。

(好吧 答案被建议修改 那就删了这段开车的吧)

未完


5/20更新~

这时候,门铃响了。多半是他同事,我赶紧低头检查是不是有衣衫不整的地方。他过去开门,那位同事也很有眼力见的没有进来。我隐约能看出是个三十岁上下的女人,面容称得上姣好但不算惊艳。她简单寒暄了几句,说车已经在楼下等着了。交代完后她就先走了,他说 收拾下准备去吃饭吧。

那顿饭也就普普通通,见到了他的两个同事,一男一女。我本以为他这种明目张胆带我出去的行为,会多多少少引得他们的白眼,或者对我表示鄙夷。但后来发现是我太天真,就算心里想得有多不堪,他们也不敢表现出来,因为他是他们的上司。那位女同事特别热情,对我也算照顾,男同事嘛,规规矩矩,略有点平淡无趣。

我这个人对公众场合亲密其实是有一点抗拒的,但他带我出去根本不掩饰,就好像普通情侣出去一样,该牵手牵手,该搂腰搂腰,到后面甚至直接亲吻。加上他同事的态度与我之前想象的不同,我也逐渐默许了。和他一起走在大街上时,我有意识地观察着行人的反应。最终我发现,并不是我预想中那么多审视的目光,大多数人其实毫无反应,或许是默认了老夫少妻?也可能因为我长相偏成熟,看上去比我实际年龄大个两三岁。

那天吃饭的时候喝了大概4瓶啤酒,我酒量还行,四瓶喝下去只是微微有点睡意,意识都还很清醒。吃完饭后大概晚上9点的样子,他的两个同事提议去一家清吧,于是就找好了代驾。

等代驾来的时候女同事说想吃冰淇淋,问我们要不要一起吃。我那段时间有点长痘,所以我说我在戒糖戒奶就不吃了。他是挺想吃的,就跟我说 偶尔吃点也没事儿。他又磨了我几下,我还是答应了。但是我告诉他,我要少吃点,和他两个人吃一个。

冰淇淋买好后代驾也来了,于是我们上了车。男同事坐副驾,我们三个人坐后排。上车的时候,他让我别坐中间了,直接把我拉到他腿上坐下。那天买的冰淇淋是蓝莓口味的巧乐滋,我在撕开包装的时候突然有了点儿想法,觉得要是两个人规规矩矩地分着吃太无聊了。兴许是有点酒精的作用,没让我醉但让我更大胆了。我轻轻咬下表面的一层巧克力脆皮包含着少许冰凉的奶油,再微微抿了抿,侧过头去往他嘴里送。和他在一起,对我来说确实是很大程度上的性启蒙和开发。我在之前的恋爱里一直属于比较羞涩的类型,尤其是在与伴侣亲密接触的时候。可他不一样了,我很享受去撩拨他的过程,那些时刻我感觉我和平时的自己不一样了。有人懂我的风情,我心里自然是欢喜的。

冰淇淋具体是什么味道已经不重要了,我不是特别喜欢吃蓝莓,但是冰凉的奶油在我和他唇齿之间逐渐温热的感觉就像春药一般,令人上瘾。他的两个同事自然是看见了我们这般,但也很自然地该做什么做什么,没有让我觉得尴尬。

到了酒吧之后点了一瓶威士忌,我对洋酒不太感冒,也就是尝个新鲜。但由于当天已经喝过几瓶啤酒,几杯洋酒下肚后我开始感到有些晕乎乎的了。我再一看时间,快11点半了。为了不让我妈担心,我告诉他们我要回去了,于是开始叫车。他陪我到门口去等车,我走路有些不稳了,他一直搂着我的腰,没让我因为走不了直线而撞着人或者摔了。

我们站到十字路口旁,他双手圈着我的腰,我仰着头看着他,路灯的光照在我脸上,略微有些刺眼,于是我轻轻眯了眯眼睛。他说,你没事儿吧。我说,还好,虽然有点晕,但是意识还是清醒的。他说,你别强撑啊,不行我就送你到家门口。出于类似小孩干坏事的心理,我连忙拒绝。他说,这样看来思路确实还是清醒的。我笑笑,他吻上我,一直到我的手机振动,是司机打来了电话。我发现我这个人微醺之后接吻,那种晕乎乎的感觉似乎会消退一些,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这样。

他为我打开后坐车门,我坐好后,他又吻上我,大约半分钟吧,我实在不好意思让司机久等,这才说了晚安。

打开家门之前,我极力集中精神走好直线,以免被我妈看出什么。进门后,我也尽量少的说话,只告诉她我特别累,洗漱完就睡了,可不能让她闻出我嘴里的酒气。我洗完澡后,给他发了个消息报平安,没想着等回复趴下就睡了。实在是太困,加上酒精的作用,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我伴随着四肢一阵阵若有若无的无力感醒来。

未完


0528更新~

我那次回老家一共待了四五天的样子,除了刚到的那天晚上,我和他每天都见了面。一般是他早上处理完工作,然后整个下午到晚上都和我在一起。为了不让我妈起疑心,我坚持每天11:30之前回到家。

不得不说这个年纪的大叔撩起女孩子还真是套路众多,且层出不穷。每天见面都有亲热,而且每次他都能成功挑逗我以加大我们亲热的尺度。前两天除了接吻和摸xiong,我都不让他碰我下面。只要感觉到他手有动作了,我就立马推开,告诉他不让碰。他挺尊重我的,我说不要就立即停止。不过在这里被压制下去的欲望,他总能在我身体其他部位进行释放。

(之前尝试过描述细节结果被要求修改了,所以这里就不具体展开啦) 有一次他说实在憋得太难受想蹭蹭,我听了后立即损他 你以为我会信只蹭蹭不进去这种鬼话吗?他说 你相信我吧 要是我想硬上弓我早就可以的。我迟疑了一会儿,还是半推半就地默许了,但是前提是不许脱内裤。结果他真的就是蹭蹭,这让我更切身地感受到了强烈的荷尔蒙。仔细想想,这动作如此亲密,男女最私密的身体部位已经是零距离接触,但就是不突破最后一步,暧昧,像一团暗火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燃烧。

我听着他的呼吸声逐渐急促,但是说实话,他刚刚的行为真的没给我带来啥生理上的快感,不过为了不打击他,不让他失望,我还是努力配合他演出。不知道是不是我演得太逼真,反而更让他欲火难耐。他俯下身狠狠地吻上我,撕咬着我的嘴唇,力度由轻到重,直到我吃痛轻哼了一声。他依然喘着粗气,说 你帮帮我吧 我憋得太难受了。我一听这话有点慌了,有些惶恐地问 你想我怎么帮。他不说话,一把抓过我的手腕就要往他那里送。我在这之前都只在中学时代的生物课本上见过,还是仅仅是绘画版的。要让这从2D变成3D的,或者说从二次元到三次元,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抗拒。羞怯感占据了主导,我赶紧拼命地把手往回缩。但毕竟男女力量悬殊摆在那里,他还是把我的手抓过去了。我完全出于本能连喊了三声 我不要!他说 早晚都会面对的啊 没必要这么紧张。我一时语塞,眼看着我就要碰到了,我绷紧了五个手指头使了全力往反方向缩。然后磕磕巴巴地告诉他 我不会。他听了后凑到我耳边说 没关系 我教你。我知道自己肯定逃不过了,于是便放松了绷紧的手。

于是,人生第一次,我如这般亲近地感受到了一个男人燃烧的欲望。有时和他接吻,我真的会有窒息的感觉。他身上的那种激情与欲望,在我看来,与他的年龄是不相符的。也或许,中年男人,还是一个成功的中年男人,各方面的需求都会比常人要强吧。

我那是第一次以这种方式帮他,也是第一次帮一个男人解决。事实上,我并没有成功地帮到他,或许是第一次经验不足,有些怯生生的。完事儿后,他靠在床上点了一根烟。我打开电视,电视上是重播的新闻联播。我也懒得换台,把遥控器放到一边的床头柜上。那一时间,我们都没有说话,只是听着新闻联播里主持人千篇一律的说辞发呆。烟圈一层层地晕染开来,微微模糊了我的视线。我想起了王家卫电影里,有好些男主角抽烟的镜头。也是在那一刻,我似乎更深刻地体会到了那种情境下的意味:有销魂、有克制、有无奈……

未完~


有人问为啥不更了,解释下,我这段时间实在太多事儿了,期末各种ddl 下两周考完试我保证更!


2019.8.4

好久不更…

这段时间发生好多事,我甚至一度以为自己要抑郁,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不更新的原因。但还好,现在我从那段丧到不行的日子里走出来了。

说实话每次更新写我和他的故事,我的心都会再疼一次,可能我一直没能真正放下他吧。我像看电影一样回放我和他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回忆是美好的,甚至我偶尔还会边想边傻笑,但之后袭来的痛苦纠结却是如山倒。其中滋味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懂。

我这几天再更一波吧,这一次我会一直写到和他目前的状态。


user avatar   aufwi 网友的相关建议: 
      

重新编辑一下

没想到居然有人看(好吧其实也不多哈哈哈)

我就直接把答案搬运过来吧

(ps:我是站在现在的立场讲去年发生的一些事,所以有以后来者的视角去看过去很正常好吧。而且我目前已经没做了,批评我的那些话我早就想清楚了不然我为什么要退出?有些人就别来和我杠一些细枝末节的东西了OK?至于说我是编故事的,你爱信不信,不看就退出别bb,懒得解释)


先说说我自己吧:我今年19岁,坐标北京,五大艺术院校之一大一在读。(多说一句,我不学表演)

当初做夜场不是因为急缺钱,单纯就是想接触下社会,顺便挣点零花钱。上班的场子算是高端素场吧,台费600 800 1000的都有·,我是1000的那种。

我还是处女,只坐台,不出台的。去上班也就周末去一天,因为我一直坚持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一周一次,也足够我花的了。

他是我在夜场上班后遇到的第二个客人,我还记得很清楚我当天去晚了,快十点了才到。换好衣服后就在休息的地方等着妈咪带试房。大概快11点的时候,我进了他的房。他不是当晚的主客,所以我还没什么心理压力。我刚在他身边坐下,他就留了我的联系方式。

那天其他的客人和姑娘坐在正中间的长沙发上,我和他坐在一旁稍微小点儿的沙发。这就一定程度上给了我们一个独处的空间。之后整晚他也没有唱歌,也没和其他客人打扑克啊之类的。全程都在和我聊天。

公主过来给我们倒酒的时候,他说他不喝酒。我一听这话心里先偷着乐了一小下,至少今晚不会被灌酒了。之后吧,他就和我喝了一晚上的茶。

等有人开始唱歌后,灯光暗了下来,氛围一下子就暧昧了。他的手开始在我大腿上游走,我可以通过客人摸我大腿的方式猜出他是新手还是老手。他显然是属于后者。

过了一会儿他开始和我聊天,夸我鼻子好看,有另外一个客人质疑我整容的时候他说我这一看就不是整的。也是同一个客人说我胸小,他隔着裙子捏了一把后,贴着我耳根子说 他乱讲。我在我的场子是不愁没班上的那种,一般也就允许客人摸摸大腿,搂搂腰,然后牵牵手这些。敏感部位是一概不许碰。但那天遇到他,我不知道自己是着了什么魔,对于他的揩油行为,我没有反感。这件事过去很久后,我和他聊起那天晚上,他说这就是看对眼吧。

他又拿出手机给我看照片,有他出差时到过的城市,也有老婆和儿子的。看到他家人的照片时,我心里还是有一丝愧疚感的,当然是因为那次是我第二次上班,还没能完全接受这种灰色地带里人们丝毫不掩饰的兽性。我开玩笑说 你儿子真乖 长大了一定好多小姑娘围着转。他笑了笑,说 要不以后我把你介绍给他?我说 这是我第一次觉得自己老了。他儿子8岁的样子,是个小正太。

他也和我聊了我的学习,表示对我这个成绩并不差的艺术生感到有些惊讶。因为他工作的原因,接触过一些知名艺术院校的被和他同级或上级包养的女生。我说,我选择这个行业,仅仅是因为它不会占用我的课余时间,也不强制要求出勤率。

他说可以理解,有些人干这个就是单纯为了钱,也有人是为了体验生活。我觉得我算是这两者之间的那种吧。

我们聊的很好,他很自然的搂着我的腰,我顺势把头依偎在他胸前。我单身了很长一段时间,这是我很久以来第一次和一个男人靠得那么近。近到我能感受到他温热呼吸里透着的酒气,我寻思兴许是上一场饭局留下的。当时包厢里有人正唱着《往后余生》,他把我搂得更紧了。我闻到了他身上若有若无的香水味,后来我逛街时无意间闻出了他当天用的香水,不得不说人的嗅觉是很敏感的。到现在,我每每闻到有人喷那款香,我总是会想起他。

当天我真是为了他打破了我在夜场的好多底线,后来我们接吻了,也默许了他把手伸进了我的内衣。

按那个场子的规矩,客人消费完之后我们要把他们送到电梯口后才能走。我那天穿的8厘米的高跟鞋,我本身就175的个子,他是我遇到的少数几个我穿了这么高的高跟鞋还能比我略高出一点的人。到了电梯口,他又揽住我的腰,在我耳边说,以后多联系哦。又轻轻吻了我一下,这才上电梯走了。



今天再更一波~

评论区有人说为什么不去小费更高的场,我想说,在北京高场都是要用身份证办入职的。哪怕招聘的人说不会办ic卡,我心里始终不放心。但凡有点常识的都知道在这种地方绝对不能留下真实的身份信息。


下班是凌晨2点过了,我换了衣服后开始叫车。等车的时候,我一如既往地插上耳机开始听歌。12月中旬的北京,过了午夜12点,更是冷得人发抖。我体重三位数的人,居然都有种被风推着走的感觉。我上车坐下后,手机屏幕亮起,是他发来的消息“你说我不会死在你手上吧”。我笑了笑,因为实在太累,我只简单回了句“今天太累了 改天聊”来应付。然后他叮嘱了几句回宿舍了说一声之类的话。(我们学校没有宵禁,哪怕夜不归宿也行,只要不耽误上课,就没人限制我们的自由)回了宿舍后我卸了妆就立马上床睡觉了。一般情况下我下了班回去睡觉都是一着枕就睡着,但那天晚上我虽然很疲倦,但躺在床上就是不能很快睡着。

第二天我醒来大概是10点半左右,我是一个生物钟特别强大的人,睡眠时间基本固定在7-8小时,过了这个时间不管多晚睡到了点儿一定就得起来。简单吃过早午饭后我回到宿舍开始写作业,那段时间临近期末,论文一堆一堆的。

我写完作业已经是下午了,这时他又发来消息“xxx,还没起床吗”(xxx是他给我起的昵称,过于沙雕我就不写出来了)我回“我都写完作业了”。“这么努力的吗”“必须的呀”。我知道夜场绝对不是长久之计,也绝对不能被快钱蒙蔽了。我始终坚持一周只去一次,一次只进一间房。那个场子的规定是,兼职的女孩一个月如果上不满8天班,每个月就要交300的管理费。交就交呗,我反正觉得挣的已经足够了。一晚上进一间房都累得够呛,酒喝下去始终是不舒服的。我亲眼见过一晚上进了两间房的女孩喝到胃出血被送医院,也听姑娘说过自己翻台后实在喝不了了让客人不高兴结果小费都没要到。

在这里我想奉劝那些想要去夜场上班的女孩:很多人都会告诉你夜场的钱来得快,好挣。快钱的确不假,但这个钱绝对不好赚。至于为什么,我无需多言。以后我也打算更一些相关的,你看了就懂了。

后面几天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都是些日常琐碎之类的。有一次我们的对话变得相对严肃了起来,他和我聊到了婚前性行为这个话题。他先是问我在学校有没有喜欢的男生,我当时确实是有一个,但是也仅仅是暗恋。他又问,对他是哪种喜欢。我说,不知道,就是有感觉吧。他说,那你对我没感觉是吧。我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有些许惊讶,甚至感觉那一瞬间心跳都有些不一样,说不上是漏一拍,但那种感觉很奇特。我想不到该如何回应,于是我以一个非常差劲的的理由回绝了他“你是有家室的人,我不能对你产生感情”。于是我们又进行了一场关于婚外情的对话。他有提出想和我交往,但被我一口回绝掉了。那种拒绝几乎是出于本能,是基于这么多年的三观以及道德感,但这种本能让我没有做到真正审视自己的内心,这一点在后来体现得尤为明显。

下一周,我照常去上班。场子规定我们进了房之后公主要来收手机,为的就是杜绝有些姑娘光顾着玩儿手机怠慢了客人。但那天,我那间房的公主忘了这会儿事儿。当天的客人是典型的嘴上说着不要但身体诚实得很的那种,一开始选人的时候他不停地说我不好这口。是他的朋友,也是当天的主客,坚持要我留下陪他,他才“勉强”接受的。我不是那种很主动很放得开的女孩,一般客人不主动和我说话我就一言不发地坐在他旁边。他一开始也是完全无视我的存在,但几杯酒下肚后就开始动手动脚。先是摸大腿,后来一直想摸我的胸,我一直躲,或者是以敬酒或唱歌来转移注意力,实在不行了就说去厕所。如此折腾了几次后,我接着上厕所为由给他发了消息。

我问他,为什么喜欢我。他说,我给他一种初恋的感觉。我进夜场的第一天,领队就告诉过我在这里动不得感情。太多客人和女孩儿打感情牌,目的很简单,就是想不花钱。我记得知乎上另一个类似问题里,有个答主说,夜场中的低端场的女孩子很容易带走,高端场的不容易带走但是好骗。我本就是一个敏感多思的人,面对他的这些言语,我自然不可能全信。我扪心自问,承认自己确实有大叔情结。所以我寻思,我对他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吧,怕受伤所以不敢触碰,但终归是骗不了自己的心。我应该是第一次陪他的时候就多多少少对他有点感觉了。

后来几次上班,我就像着了魔一般,每次陪客人的时候总会想起他。也很神奇,那几次公主都搞忘了要收手机。于是躲到厕所去给他发消息,成了我每次进房必做的事儿。每给他多发一次消息,我就越心不在焉。这也是我几乎没有回头客的原因之一吧,不会主动,不会说漂亮话。当然,也有不少客人想让我出台给我献殷勤。对于这种“追求者”,我拒绝了他们的所有好。因为我不想让自己觉得欠别人什么,更重要的是,一旦接受好处,我就会开始贬值。

哦对了,忘了说,我那位不是北京人,定居上海,一年全国各地到处跑。他经常跑北京和我的家乡,西南地区某省会城市。但由于他工作挺忙,我又在上学,所以我们见面的机会不多。他在临近期末考的时候还叮嘱我要好好复习,哪怕临时抱佛脚也好。我说,学习上的事儿不用你操心啦。我上学期的成绩每科都没低于85,也符合申请二等奖学金的条件。只是,国内大学申请奖学金几乎都不只是要求符合明面儿上的标准就好。简单来说,就是看你给系里充当了多久的免费劳动力,跑过多少腿儿,干过多少杂活儿。我对于这种浪费时间的事儿一向不感兴趣,所以我也懒得去申请,随缘吧,开心最重要了。

未完


20190511 更新~

这几天我看评论,发现了有和我做过一样工作的女孩,也有客人,甚至客人的家属。有些评论我一时竟不知如何回复。哎,怎么说呢,我们遇到的大部分客人都是不够当我们父亲也够当叔叔的年龄了,而且长得帅的更是少之又少。我那位,大我16岁,不过在他这个年龄段里算是有型的了。其他的客人,有着大叔的年龄但是其实上也就是糟老头的形象。加上大部分夜场女孩接触社会较早,比较精,所以和客人产生感情这种事在他们看来就是笑话。不过也没错,夜场本就是个灰色地带,撕开遮羞布尽是人们平时深藏不露的兽性和欲望。

若要问我陪客人的时候是否会对他的家庭抱有愧疚感,我说实话得分人。有些客人素质极低,灌酒还只是开始,对于这种人我巴不得他立即喝趴下我好下班走人,根本来不及愧疚。也有些规规矩矩的客人,规矩到连我手都不碰一下,我对于这类少之又少的客人是佩服的,至少他的自制力是很强的,他们甚至会主动给我聊家庭。对于他们,我说不上愧疚吧,因为确实什么都没有发生。还有就是最后一种了,也是我那位,这种客人最难应付。这种应付并不是说陪的时候难伺候,借用《色戒》的台词来说,就是陪完之后还要“像条蛇一样使劲往我心里钻”。对于他,我的情感就太复杂了。

说到《色戒》,我感觉我和他有点像没有沉重压抑的时代背景的王佳芝和易先生。我也和他聊过我这个看法,他说 小丫头说的还挺准。前不久学校因为实践周有个小长假,我便趁此机会回了老家一趟。等高铁的时候我发了条朋友圈,配图是车票。我上了车之后收到了他的消息,问我什么时候到。我说 你也在吗。他给我发来了定位,是我们那里繁华地带的一家酒店。接着问我 晚上要不要和他们一起出去玩儿。我说 到家都很晚了 到时候肯定来不起了。他又问 一晚上不回家我妈是不是要说我。我回 当然啊 估计得报警了。他这才说 好吧 你休息好了再联系。我放下手机,一边感叹他这略显老套的套路,一边竟有些期待。再往深了说,我对他的感情,大概也就是这样一种状态,其实他的套路我都能看出来,但是也许是因为情绪价值,我又很高兴并且享受与他的暧昧。

看到这里,要骂的就骂吧,骂什么我都接受,因为有些时候我也不知道我在干些什么,也觉得自己很贱。但没办法,我平时是特别理性的一个人,对于他,我确实狠不下一点心。我自我分析过,之所以会对他产生这么大的情绪依赖,或许和去年发生的一些事有关。去年六月份,就在我高考前夕,我父亲因为肝癌去世了。高三下学期一开学父亲身体就不好,医院检查出来先是直肠癌,晚期。没过多久,癌细胞就开始转移了,转移到肝的时候医生就告诉我们要开始做准备了。我一直是做好了心理准备的,但我和我的家人都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早,早到他还没看到我的录取通知书,早到他还没等到我参加高考。知道我爸生病的那一天起我就更加坚定地要考上我的理想院校,哪怕在高考前夕知道他去世的消息,我也管住了自己的情绪,高考正常发挥,艺术提前批也顺利录取。

我从小和父亲关系特别好,是建立在父女关系上的挚友。在我心中我爸就是一个完美的男人,而现在他不在了,我心中出现了巨大的感情空缺,所以在我遇到我那位时,才会对他投入那么多的感情吧。

未完


20190512晚

这几天整理思绪,写和他的故事,我也想了好多。我决定了,要和他彻底断了。不想再纠缠下去,有句话不是说, if you want to do something very wrong,you have to be very strong.现在的我还不够强大,没有哪怕有一天我们分手(这是必然)之后也能全身而退的能力。我耗不起的。祝我好运。


20190514 接着之前的更新~

(今天可能有开车的内容,没办法写到和小说一样的水平,纯属个人真实体验,勿喷)

那天下了高铁后到家已经是晚上11点过了,我简单收拾了下就洗漱睡觉了。第二天中午和家人出去吃了顿饭,回来太困了就睡了个午觉。没想到这午觉睡到了下午4点过,睡醒了我刚打开手机就看到好几条微信消息,都是他发的,还打了语音电话但我睡着了没听到。他说让我晚上和他吃个饭,我想着他既然是出差来的,就问他是我俩单独吃还是啥。他说有他两个同事。听他这么一说我是有点顾虑的,因为他之前从未带我见过他圈子里的人。本来这种事,也不能拿到明处,至少我是这么认为。接着我便回他,那你打算怎么向他们介绍我呢。他说 女朋友啊。我在这之前从未与他确认过关系,他每每提到这个事儿,我都想办法转移话题糊弄过去。但有时候聊天也确实挺暧昧,没办法,我确实是喜欢他的。我发了个捂脸的表情,然后他回,你放心不会卖了你的。然后我们又扯了一会儿别的,我最终答应去了。 他告诉我先去酒店找他,然后再一起去吃饭。

在地铁里好不容易找到的座位上,我耳边列车飞驰而过发出的呼呼声,一时竟让我有些恍惚,盯着车窗玻璃上映出的人群出了神。渐渐的,呼啸声越来越大,充斥了我的整个耳畔。知道列车到站,车厢里响起再熟悉不过的到站提醒,播音员的声音是如此温柔又如此无聊。

到站后我因为走错出口,找了好半天才找到他的酒店。找到之后,我有些忐忑地给他发了消息 告诉他我到了让他下来接我。他秒回了,这倒让我挺惊讶的,这个大忙人最慢一次回可是我中午发的消息晚上睡觉前才回。等他下来的间隙,我就着旁边停的一辆车的后视镜检查了一下妆容,把略微晕倒下眼睑的睫毛膏擦掉,又再补了一次口红。我刚把口红放回包里,一回头就看见他站在我面前,他说 镜子照够了没有呀 照够了就跟我上去。我笑笑,说 你在这儿看了多久了。他说 你那点儿小心思我还能不知道?我不再说话,他侧过头来看我,我不好意思直视他,慌忙看向别处。你瘦了 他盯了我好一会儿后说。我回 这么久没见 你怎么看出来的?别是哄我哦。

他不说话,一手揽过我的腰。走过酒店大堂的时候,前台的小姐姐很礼貌地问候,但依然流露出了一种难以描述的眼神。这种眼神大概可以翻译为——一看就知道不是原配。进了电梯,狭小封闭的空间里只有我们两人,呼吸声都听得格外清楚。我能感受到他的目光一直在我身上,这让我更加不敢抬头看他。他住的楼层并不算高,但我真是觉得在电梯里的时间如此漫长。

他就要带我去他的房间了。他会不会强迫我?或者,会不会给我下药?我内心一瞬间闪过无数顾虑。他似乎能看出我的别扭,说 你别紧张啊 不会强迫你的。我只好尴尬地笑笑。进了他的房间,我不知道要往哪儿坐,依然拘谨地站在原地。他看我这样,给我递了杯水。他说 看你怕成那样儿,都不敢正眼看我。我把杯子放在一边的书桌上。他又顺势靠近,“快让我抱一个”。他伸出双臂来抱我,从来没有人这样用力地抱过我,毫不夸张地说,我被抱得太紧以至于一瞬间竟无法顺畅呼吸。“只是拥抱而已,你那么使劲儿干嘛。”等他松开,我抓住空隙喘了口气。“从来没有人这么抱过你吧。”“确实没有。”“那就对了,我就是要做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这么抱你的人。”

我被他说得更不好意思了,不过心里的确是欢喜的,但只能一直以抿嘴笑回应他。他双手圈住我的腰,我自然地用手搂住他的脖子。他一点点向我的脸凑近,我知道他要吻我了,本能地闭上了眼睛。他的吻是炽热的,极具侵略性的,是恨不得要把我整个人吃掉的吻。

(好吧 答案被建议修改 那就删了这段开车的吧)

未完


5/20更新~

这时候,门铃响了。多半是他同事,我赶紧低头检查是不是有衣衫不整的地方。他过去开门,那位同事也很有眼力见的没有进来。我隐约能看出是个三十岁上下的女人,面容称得上姣好但不算惊艳。她简单寒暄了几句,说车已经在楼下等着了。交代完后她就先走了,他说 收拾下准备去吃饭吧。

那顿饭也就普普通通,见到了他的两个同事,一男一女。我本以为他这种明目张胆带我出去的行为,会多多少少引得他们的白眼,或者对我表示鄙夷。但后来发现是我太天真,就算心里想得有多不堪,他们也不敢表现出来,因为他是他们的上司。那位女同事特别热情,对我也算照顾,男同事嘛,规规矩矩,略有点平淡无趣。

我这个人对公众场合亲密其实是有一点抗拒的,但他带我出去根本不掩饰,就好像普通情侣出去一样,该牵手牵手,该搂腰搂腰,到后面甚至直接亲吻。加上他同事的态度与我之前想象的不同,我也逐渐默许了。和他一起走在大街上时,我有意识地观察着行人的反应。最终我发现,并不是我预想中那么多审视的目光,大多数人其实毫无反应,或许是默认了老夫少妻?也可能因为我长相偏成熟,看上去比我实际年龄大个两三岁。

那天吃饭的时候喝了大概4瓶啤酒,我酒量还行,四瓶喝下去只是微微有点睡意,意识都还很清醒。吃完饭后大概晚上9点的样子,他的两个同事提议去一家清吧,于是就找好了代驾。

等代驾来的时候女同事说想吃冰淇淋,问我们要不要一起吃。我那段时间有点长痘,所以我说我在戒糖戒奶就不吃了。他是挺想吃的,就跟我说 偶尔吃点也没事儿。他又磨了我几下,我还是答应了。但是我告诉他,我要少吃点,和他两个人吃一个。

冰淇淋买好后代驾也来了,于是我们上了车。男同事坐副驾,我们三个人坐后排。上车的时候,他让我别坐中间了,直接把我拉到他腿上坐下。那天买的冰淇淋是蓝莓口味的巧乐滋,我在撕开包装的时候突然有了点儿想法,觉得要是两个人规规矩矩地分着吃太无聊了。兴许是有点酒精的作用,没让我醉但让我更大胆了。我轻轻咬下表面的一层巧克力脆皮包含着少许冰凉的奶油,再微微抿了抿,侧过头去往他嘴里送。和他在一起,对我来说确实是很大程度上的性启蒙和开发。我在之前的恋爱里一直属于比较羞涩的类型,尤其是在与伴侣亲密接触的时候。可他不一样了,我很享受去撩拨他的过程,那些时刻我感觉我和平时的自己不一样了。有人懂我的风情,我心里自然是欢喜的。

冰淇淋具体是什么味道已经不重要了,我不是特别喜欢吃蓝莓,但是冰凉的奶油在我和他唇齿之间逐渐温热的感觉就像春药一般,令人上瘾。他的两个同事自然是看见了我们这般,但也很自然地该做什么做什么,没有让我觉得尴尬。

到了酒吧之后点了一瓶威士忌,我对洋酒不太感冒,也就是尝个新鲜。但由于当天已经喝过几瓶啤酒,几杯洋酒下肚后我开始感到有些晕乎乎的了。我再一看时间,快11点半了。为了不让我妈担心,我告诉他们我要回去了,于是开始叫车。他陪我到门口去等车,我走路有些不稳了,他一直搂着我的腰,没让我因为走不了直线而撞着人或者摔了。

我们站到十字路口旁,他双手圈着我的腰,我仰着头看着他,路灯的光照在我脸上,略微有些刺眼,于是我轻轻眯了眯眼睛。他说,你没事儿吧。我说,还好,虽然有点晕,但是意识还是清醒的。他说,你别强撑啊,不行我就送你到家门口。出于类似小孩干坏事的心理,我连忙拒绝。他说,这样看来思路确实还是清醒的。我笑笑,他吻上我,一直到我的手机振动,是司机打来了电话。我发现我这个人微醺之后接吻,那种晕乎乎的感觉似乎会消退一些,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这样。

他为我打开后坐车门,我坐好后,他又吻上我,大约半分钟吧,我实在不好意思让司机久等,这才说了晚安。

打开家门之前,我极力集中精神走好直线,以免被我妈看出什么。进门后,我也尽量少的说话,只告诉她我特别累,洗漱完就睡了,可不能让她闻出我嘴里的酒气。我洗完澡后,给他发了个消息报平安,没想着等回复趴下就睡了。实在是太困,加上酒精的作用,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我伴随着四肢一阵阵若有若无的无力感醒来。

未完


0528更新~

我那次回老家一共待了四五天的样子,除了刚到的那天晚上,我和他每天都见了面。一般是他早上处理完工作,然后整个下午到晚上都和我在一起。为了不让我妈起疑心,我坚持每天11:30之前回到家。

不得不说这个年纪的大叔撩起女孩子还真是套路众多,且层出不穷。每天见面都有亲热,而且每次他都能成功挑逗我以加大我们亲热的尺度。前两天除了接吻和摸xiong,我都不让他碰我下面。只要感觉到他手有动作了,我就立马推开,告诉他不让碰。他挺尊重我的,我说不要就立即停止。不过在这里被压制下去的欲望,他总能在我身体其他部位进行释放。

(之前尝试过描述细节结果被要求修改了,所以这里就不具体展开啦) 有一次他说实在憋得太难受想蹭蹭,我听了后立即损他 你以为我会信只蹭蹭不进去这种鬼话吗?他说 你相信我吧 要是我想硬上弓我早就可以的。我迟疑了一会儿,还是半推半就地默许了,但是前提是不许脱内裤。结果他真的就是蹭蹭,这让我更切身地感受到了强烈的荷尔蒙。仔细想想,这动作如此亲密,男女最私密的身体部位已经是零距离接触,但就是不突破最后一步,暧昧,像一团暗火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燃烧。

我听着他的呼吸声逐渐急促,但是说实话,他刚刚的行为真的没给我带来啥生理上的快感,不过为了不打击他,不让他失望,我还是努力配合他演出。不知道是不是我演得太逼真,反而更让他欲火难耐。他俯下身狠狠地吻上我,撕咬着我的嘴唇,力度由轻到重,直到我吃痛轻哼了一声。他依然喘着粗气,说 你帮帮我吧 我憋得太难受了。我一听这话有点慌了,有些惶恐地问 你想我怎么帮。他不说话,一把抓过我的手腕就要往他那里送。我在这之前都只在中学时代的生物课本上见过,还是仅仅是绘画版的。要让这从2D变成3D的,或者说从二次元到三次元,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抗拒。羞怯感占据了主导,我赶紧拼命地把手往回缩。但毕竟男女力量悬殊摆在那里,他还是把我的手抓过去了。我完全出于本能连喊了三声 我不要!他说 早晚都会面对的啊 没必要这么紧张。我一时语塞,眼看着我就要碰到了,我绷紧了五个手指头使了全力往反方向缩。然后磕磕巴巴地告诉他 我不会。他听了后凑到我耳边说 没关系 我教你。我知道自己肯定逃不过了,于是便放松了绷紧的手。

于是,人生第一次,我如这般亲近地感受到了一个男人燃烧的欲望。有时和他接吻,我真的会有窒息的感觉。他身上的那种激情与欲望,在我看来,与他的年龄是不相符的。也或许,中年男人,还是一个成功的中年男人,各方面的需求都会比常人要强吧。

我那是第一次以这种方式帮他,也是第一次帮一个男人解决。事实上,我并没有成功地帮到他,或许是第一次经验不足,有些怯生生的。完事儿后,他靠在床上点了一根烟。我打开电视,电视上是重播的新闻联播。我也懒得换台,把遥控器放到一边的床头柜上。那一时间,我们都没有说话,只是听着新闻联播里主持人千篇一律的说辞发呆。烟圈一层层地晕染开来,微微模糊了我的视线。我想起了王家卫电影里,有好些男主角抽烟的镜头。也是在那一刻,我似乎更深刻地体会到了那种情境下的意味:有销魂、有克制、有无奈……

未完~


有人问为啥不更了,解释下,我这段时间实在太多事儿了,期末各种ddl 下两周考完试我保证更!


2019.8.4

好久不更…

这段时间发生好多事,我甚至一度以为自己要抑郁,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不更新的原因。但还好,现在我从那段丧到不行的日子里走出来了。

说实话每次更新写我和他的故事,我的心都会再疼一次,可能我一直没能真正放下他吧。我像看电影一样回放我和他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回忆是美好的,甚至我偶尔还会边想边傻笑,但之后袭来的痛苦纠结却是如山倒。其中滋味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懂。

我这几天再更一波吧,这一次我会一直写到和他目前的状态。


user avatar   yi-jue-xing-lai-you-ying-liao 网友的相关建议: 
      

重新编辑一下

没想到居然有人看(好吧其实也不多哈哈哈)

我就直接把答案搬运过来吧

(ps:我是站在现在的立场讲去年发生的一些事,所以有以后来者的视角去看过去很正常好吧。而且我目前已经没做了,批评我的那些话我早就想清楚了不然我为什么要退出?有些人就别来和我杠一些细枝末节的东西了OK?至于说我是编故事的,你爱信不信,不看就退出别bb,懒得解释)


先说说我自己吧:我今年19岁,坐标北京,五大艺术院校之一大一在读。(多说一句,我不学表演)

当初做夜场不是因为急缺钱,单纯就是想接触下社会,顺便挣点零花钱。上班的场子算是高端素场吧,台费600 800 1000的都有·,我是1000的那种。

我还是处女,只坐台,不出台的。去上班也就周末去一天,因为我一直坚持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一周一次,也足够我花的了。

他是我在夜场上班后遇到的第二个客人,我还记得很清楚我当天去晚了,快十点了才到。换好衣服后就在休息的地方等着妈咪带试房。大概快11点的时候,我进了他的房。他不是当晚的主客,所以我还没什么心理压力。我刚在他身边坐下,他就留了我的联系方式。

那天其他的客人和姑娘坐在正中间的长沙发上,我和他坐在一旁稍微小点儿的沙发。这就一定程度上给了我们一个独处的空间。之后整晚他也没有唱歌,也没和其他客人打扑克啊之类的。全程都在和我聊天。

公主过来给我们倒酒的时候,他说他不喝酒。我一听这话心里先偷着乐了一小下,至少今晚不会被灌酒了。之后吧,他就和我喝了一晚上的茶。

等有人开始唱歌后,灯光暗了下来,氛围一下子就暧昧了。他的手开始在我大腿上游走,我可以通过客人摸我大腿的方式猜出他是新手还是老手。他显然是属于后者。

过了一会儿他开始和我聊天,夸我鼻子好看,有另外一个客人质疑我整容的时候他说我这一看就不是整的。也是同一个客人说我胸小,他隔着裙子捏了一把后,贴着我耳根子说 他乱讲。我在我的场子是不愁没班上的那种,一般也就允许客人摸摸大腿,搂搂腰,然后牵牵手这些。敏感部位是一概不许碰。但那天遇到他,我不知道自己是着了什么魔,对于他的揩油行为,我没有反感。这件事过去很久后,我和他聊起那天晚上,他说这就是看对眼吧。

他又拿出手机给我看照片,有他出差时到过的城市,也有老婆和儿子的。看到他家人的照片时,我心里还是有一丝愧疚感的,当然是因为那次是我第二次上班,还没能完全接受这种灰色地带里人们丝毫不掩饰的兽性。我开玩笑说 你儿子真乖 长大了一定好多小姑娘围着转。他笑了笑,说 要不以后我把你介绍给他?我说 这是我第一次觉得自己老了。他儿子8岁的样子,是个小正太。

他也和我聊了我的学习,表示对我这个成绩并不差的艺术生感到有些惊讶。因为他工作的原因,接触过一些知名艺术院校的被和他同级或上级包养的女生。我说,我选择这个行业,仅仅是因为它不会占用我的课余时间,也不强制要求出勤率。

他说可以理解,有些人干这个就是单纯为了钱,也有人是为了体验生活。我觉得我算是这两者之间的那种吧。

我们聊的很好,他很自然的搂着我的腰,我顺势把头依偎在他胸前。我单身了很长一段时间,这是我很久以来第一次和一个男人靠得那么近。近到我能感受到他温热呼吸里透着的酒气,我寻思兴许是上一场饭局留下的。当时包厢里有人正唱着《往后余生》,他把我搂得更紧了。我闻到了他身上若有若无的香水味,后来我逛街时无意间闻出了他当天用的香水,不得不说人的嗅觉是很敏感的。到现在,我每每闻到有人喷那款香,我总是会想起他。

当天我真是为了他打破了我在夜场的好多底线,后来我们接吻了,也默许了他把手伸进了我的内衣。

按那个场子的规矩,客人消费完之后我们要把他们送到电梯口后才能走。我那天穿的8厘米的高跟鞋,我本身就175的个子,他是我遇到的少数几个我穿了这么高的高跟鞋还能比我略高出一点的人。到了电梯口,他又揽住我的腰,在我耳边说,以后多联系哦。又轻轻吻了我一下,这才上电梯走了。



今天再更一波~

评论区有人说为什么不去小费更高的场,我想说,在北京高场都是要用身份证办入职的。哪怕招聘的人说不会办ic卡,我心里始终不放心。但凡有点常识的都知道在这种地方绝对不能留下真实的身份信息。


下班是凌晨2点过了,我换了衣服后开始叫车。等车的时候,我一如既往地插上耳机开始听歌。12月中旬的北京,过了午夜12点,更是冷得人发抖。我体重三位数的人,居然都有种被风推着走的感觉。我上车坐下后,手机屏幕亮起,是他发来的消息“你说我不会死在你手上吧”。我笑了笑,因为实在太累,我只简单回了句“今天太累了 改天聊”来应付。然后他叮嘱了几句回宿舍了说一声之类的话。(我们学校没有宵禁,哪怕夜不归宿也行,只要不耽误上课,就没人限制我们的自由)回了宿舍后我卸了妆就立马上床睡觉了。一般情况下我下了班回去睡觉都是一着枕就睡着,但那天晚上我虽然很疲倦,但躺在床上就是不能很快睡着。

第二天我醒来大概是10点半左右,我是一个生物钟特别强大的人,睡眠时间基本固定在7-8小时,过了这个时间不管多晚睡到了点儿一定就得起来。简单吃过早午饭后我回到宿舍开始写作业,那段时间临近期末,论文一堆一堆的。

我写完作业已经是下午了,这时他又发来消息“xxx,还没起床吗”(xxx是他给我起的昵称,过于沙雕我就不写出来了)我回“我都写完作业了”。“这么努力的吗”“必须的呀”。我知道夜场绝对不是长久之计,也绝对不能被快钱蒙蔽了。我始终坚持一周只去一次,一次只进一间房。那个场子的规定是,兼职的女孩一个月如果上不满8天班,每个月就要交300的管理费。交就交呗,我反正觉得挣的已经足够了。一晚上进一间房都累得够呛,酒喝下去始终是不舒服的。我亲眼见过一晚上进了两间房的女孩喝到胃出血被送医院,也听姑娘说过自己翻台后实在喝不了了让客人不高兴结果小费都没要到。

在这里我想奉劝那些想要去夜场上班的女孩:很多人都会告诉你夜场的钱来得快,好挣。快钱的确不假,但这个钱绝对不好赚。至于为什么,我无需多言。以后我也打算更一些相关的,你看了就懂了。

后面几天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都是些日常琐碎之类的。有一次我们的对话变得相对严肃了起来,他和我聊到了婚前性行为这个话题。他先是问我在学校有没有喜欢的男生,我当时确实是有一个,但是也仅仅是暗恋。他又问,对他是哪种喜欢。我说,不知道,就是有感觉吧。他说,那你对我没感觉是吧。我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有些许惊讶,甚至感觉那一瞬间心跳都有些不一样,说不上是漏一拍,但那种感觉很奇特。我想不到该如何回应,于是我以一个非常差劲的的理由回绝了他“你是有家室的人,我不能对你产生感情”。于是我们又进行了一场关于婚外情的对话。他有提出想和我交往,但被我一口回绝掉了。那种拒绝几乎是出于本能,是基于这么多年的三观以及道德感,但这种本能让我没有做到真正审视自己的内心,这一点在后来体现得尤为明显。

下一周,我照常去上班。场子规定我们进了房之后公主要来收手机,为的就是杜绝有些姑娘光顾着玩儿手机怠慢了客人。但那天,我那间房的公主忘了这会儿事儿。当天的客人是典型的嘴上说着不要但身体诚实得很的那种,一开始选人的时候他不停地说我不好这口。是他的朋友,也是当天的主客,坚持要我留下陪他,他才“勉强”接受的。我不是那种很主动很放得开的女孩,一般客人不主动和我说话我就一言不发地坐在他旁边。他一开始也是完全无视我的存在,但几杯酒下肚后就开始动手动脚。先是摸大腿,后来一直想摸我的胸,我一直躲,或者是以敬酒或唱歌来转移注意力,实在不行了就说去厕所。如此折腾了几次后,我接着上厕所为由给他发了消息。

我问他,为什么喜欢我。他说,我给他一种初恋的感觉。我进夜场的第一天,领队就告诉过我在这里动不得感情。太多客人和女孩儿打感情牌,目的很简单,就是想不花钱。我记得知乎上另一个类似问题里,有个答主说,夜场中的低端场的女孩子很容易带走,高端场的不容易带走但是好骗。我本就是一个敏感多思的人,面对他的这些言语,我自然不可能全信。我扪心自问,承认自己确实有大叔情结。所以我寻思,我对他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吧,怕受伤所以不敢触碰,但终归是骗不了自己的心。我应该是第一次陪他的时候就多多少少对他有点感觉了。

后来几次上班,我就像着了魔一般,每次陪客人的时候总会想起他。也很神奇,那几次公主都搞忘了要收手机。于是躲到厕所去给他发消息,成了我每次进房必做的事儿。每给他多发一次消息,我就越心不在焉。这也是我几乎没有回头客的原因之一吧,不会主动,不会说漂亮话。当然,也有不少客人想让我出台给我献殷勤。对于这种“追求者”,我拒绝了他们的所有好。因为我不想让自己觉得欠别人什么,更重要的是,一旦接受好处,我就会开始贬值。

哦对了,忘了说,我那位不是北京人,定居上海,一年全国各地到处跑。他经常跑北京和我的家乡,西南地区某省会城市。但由于他工作挺忙,我又在上学,所以我们见面的机会不多。他在临近期末考的时候还叮嘱我要好好复习,哪怕临时抱佛脚也好。我说,学习上的事儿不用你操心啦。我上学期的成绩每科都没低于85,也符合申请二等奖学金的条件。只是,国内大学申请奖学金几乎都不只是要求符合明面儿上的标准就好。简单来说,就是看你给系里充当了多久的免费劳动力,跑过多少腿儿,干过多少杂活儿。我对于这种浪费时间的事儿一向不感兴趣,所以我也懒得去申请,随缘吧,开心最重要了。

未完


20190511 更新~

这几天我看评论,发现了有和我做过一样工作的女孩,也有客人,甚至客人的家属。有些评论我一时竟不知如何回复。哎,怎么说呢,我们遇到的大部分客人都是不够当我们父亲也够当叔叔的年龄了,而且长得帅的更是少之又少。我那位,大我16岁,不过在他这个年龄段里算是有型的了。其他的客人,有着大叔的年龄但是其实上也就是糟老头的形象。加上大部分夜场女孩接触社会较早,比较精,所以和客人产生感情这种事在他们看来就是笑话。不过也没错,夜场本就是个灰色地带,撕开遮羞布尽是人们平时深藏不露的兽性和欲望。

若要问我陪客人的时候是否会对他的家庭抱有愧疚感,我说实话得分人。有些客人素质极低,灌酒还只是开始,对于这种人我巴不得他立即喝趴下我好下班走人,根本来不及愧疚。也有些规规矩矩的客人,规矩到连我手都不碰一下,我对于这类少之又少的客人是佩服的,至少他的自制力是很强的,他们甚至会主动给我聊家庭。对于他们,我说不上愧疚吧,因为确实什么都没有发生。还有就是最后一种了,也是我那位,这种客人最难应付。这种应付并不是说陪的时候难伺候,借用《色戒》的台词来说,就是陪完之后还要“像条蛇一样使劲往我心里钻”。对于他,我的情感就太复杂了。

说到《色戒》,我感觉我和他有点像没有沉重压抑的时代背景的王佳芝和易先生。我也和他聊过我这个看法,他说 小丫头说的还挺准。前不久学校因为实践周有个小长假,我便趁此机会回了老家一趟。等高铁的时候我发了条朋友圈,配图是车票。我上了车之后收到了他的消息,问我什么时候到。我说 你也在吗。他给我发来了定位,是我们那里繁华地带的一家酒店。接着问我 晚上要不要和他们一起出去玩儿。我说 到家都很晚了 到时候肯定来不起了。他又问 一晚上不回家我妈是不是要说我。我回 当然啊 估计得报警了。他这才说 好吧 你休息好了再联系。我放下手机,一边感叹他这略显老套的套路,一边竟有些期待。再往深了说,我对他的感情,大概也就是这样一种状态,其实他的套路我都能看出来,但是也许是因为情绪价值,我又很高兴并且享受与他的暧昧。

看到这里,要骂的就骂吧,骂什么我都接受,因为有些时候我也不知道我在干些什么,也觉得自己很贱。但没办法,我平时是特别理性的一个人,对于他,我确实狠不下一点心。我自我分析过,之所以会对他产生这么大的情绪依赖,或许和去年发生的一些事有关。去年六月份,就在我高考前夕,我父亲因为肝癌去世了。高三下学期一开学父亲身体就不好,医院检查出来先是直肠癌,晚期。没过多久,癌细胞就开始转移了,转移到肝的时候医生就告诉我们要开始做准备了。我一直是做好了心理准备的,但我和我的家人都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早,早到他还没看到我的录取通知书,早到他还没等到我参加高考。知道我爸生病的那一天起我就更加坚定地要考上我的理想院校,哪怕在高考前夕知道他去世的消息,我也管住了自己的情绪,高考正常发挥,艺术提前批也顺利录取。

我从小和父亲关系特别好,是建立在父女关系上的挚友。在我心中我爸就是一个完美的男人,而现在他不在了,我心中出现了巨大的感情空缺,所以在我遇到我那位时,才会对他投入那么多的感情吧。

未完


20190512晚

这几天整理思绪,写和他的故事,我也想了好多。我决定了,要和他彻底断了。不想再纠缠下去,有句话不是说, if you want to do something very wrong,you have to be very strong.现在的我还不够强大,没有哪怕有一天我们分手(这是必然)之后也能全身而退的能力。我耗不起的。祝我好运。


20190514 接着之前的更新~

(今天可能有开车的内容,没办法写到和小说一样的水平,纯属个人真实体验,勿喷)

那天下了高铁后到家已经是晚上11点过了,我简单收拾了下就洗漱睡觉了。第二天中午和家人出去吃了顿饭,回来太困了就睡了个午觉。没想到这午觉睡到了下午4点过,睡醒了我刚打开手机就看到好几条微信消息,都是他发的,还打了语音电话但我睡着了没听到。他说让我晚上和他吃个饭,我想着他既然是出差来的,就问他是我俩单独吃还是啥。他说有他两个同事。听他这么一说我是有点顾虑的,因为他之前从未带我见过他圈子里的人。本来这种事,也不能拿到明处,至少我是这么认为。接着我便回他,那你打算怎么向他们介绍我呢。他说 女朋友啊。我在这之前从未与他确认过关系,他每每提到这个事儿,我都想办法转移话题糊弄过去。但有时候聊天也确实挺暧昧,没办法,我确实是喜欢他的。我发了个捂脸的表情,然后他回,你放心不会卖了你的。然后我们又扯了一会儿别的,我最终答应去了。 他告诉我先去酒店找他,然后再一起去吃饭。

在地铁里好不容易找到的座位上,我耳边列车飞驰而过发出的呼呼声,一时竟让我有些恍惚,盯着车窗玻璃上映出的人群出了神。渐渐的,呼啸声越来越大,充斥了我的整个耳畔。知道列车到站,车厢里响起再熟悉不过的到站提醒,播音员的声音是如此温柔又如此无聊。

到站后我因为走错出口,找了好半天才找到他的酒店。找到之后,我有些忐忑地给他发了消息 告诉他我到了让他下来接我。他秒回了,这倒让我挺惊讶的,这个大忙人最慢一次回可是我中午发的消息晚上睡觉前才回。等他下来的间隙,我就着旁边停的一辆车的后视镜检查了一下妆容,把略微晕倒下眼睑的睫毛膏擦掉,又再补了一次口红。我刚把口红放回包里,一回头就看见他站在我面前,他说 镜子照够了没有呀 照够了就跟我上去。我笑笑,说 你在这儿看了多久了。他说 你那点儿小心思我还能不知道?我不再说话,他侧过头来看我,我不好意思直视他,慌忙看向别处。你瘦了 他盯了我好一会儿后说。我回 这么久没见 你怎么看出来的?别是哄我哦。

他不说话,一手揽过我的腰。走过酒店大堂的时候,前台的小姐姐很礼貌地问候,但依然流露出了一种难以描述的眼神。这种眼神大概可以翻译为——一看就知道不是原配。进了电梯,狭小封闭的空间里只有我们两人,呼吸声都听得格外清楚。我能感受到他的目光一直在我身上,这让我更加不敢抬头看他。他住的楼层并不算高,但我真是觉得在电梯里的时间如此漫长。

他就要带我去他的房间了。他会不会强迫我?或者,会不会给我下药?我内心一瞬间闪过无数顾虑。他似乎能看出我的别扭,说 你别紧张啊 不会强迫你的。我只好尴尬地笑笑。进了他的房间,我不知道要往哪儿坐,依然拘谨地站在原地。他看我这样,给我递了杯水。他说 看你怕成那样儿,都不敢正眼看我。我把杯子放在一边的书桌上。他又顺势靠近,“快让我抱一个”。他伸出双臂来抱我,从来没有人这样用力地抱过我,毫不夸张地说,我被抱得太紧以至于一瞬间竟无法顺畅呼吸。“只是拥抱而已,你那么使劲儿干嘛。”等他松开,我抓住空隙喘了口气。“从来没有人这么抱过你吧。”“确实没有。”“那就对了,我就是要做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这么抱你的人。”

我被他说得更不好意思了,不过心里的确是欢喜的,但只能一直以抿嘴笑回应他。他双手圈住我的腰,我自然地用手搂住他的脖子。他一点点向我的脸凑近,我知道他要吻我了,本能地闭上了眼睛。他的吻是炽热的,极具侵略性的,是恨不得要把我整个人吃掉的吻。

(好吧 答案被建议修改 那就删了这段开车的吧)

未完


5/20更新~

这时候,门铃响了。多半是他同事,我赶紧低头检查是不是有衣衫不整的地方。他过去开门,那位同事也很有眼力见的没有进来。我隐约能看出是个三十岁上下的女人,面容称得上姣好但不算惊艳。她简单寒暄了几句,说车已经在楼下等着了。交代完后她就先走了,他说 收拾下准备去吃饭吧。

那顿饭也就普普通通,见到了他的两个同事,一男一女。我本以为他这种明目张胆带我出去的行为,会多多少少引得他们的白眼,或者对我表示鄙夷。但后来发现是我太天真,就算心里想得有多不堪,他们也不敢表现出来,因为他是他们的上司。那位女同事特别热情,对我也算照顾,男同事嘛,规规矩矩,略有点平淡无趣。

我这个人对公众场合亲密其实是有一点抗拒的,但他带我出去根本不掩饰,就好像普通情侣出去一样,该牵手牵手,该搂腰搂腰,到后面甚至直接亲吻。加上他同事的态度与我之前想象的不同,我也逐渐默许了。和他一起走在大街上时,我有意识地观察着行人的反应。最终我发现,并不是我预想中那么多审视的目光,大多数人其实毫无反应,或许是默认了老夫少妻?也可能因为我长相偏成熟,看上去比我实际年龄大个两三岁。

那天吃饭的时候喝了大概4瓶啤酒,我酒量还行,四瓶喝下去只是微微有点睡意,意识都还很清醒。吃完饭后大概晚上9点的样子,他的两个同事提议去一家清吧,于是就找好了代驾。

等代驾来的时候女同事说想吃冰淇淋,问我们要不要一起吃。我那段时间有点长痘,所以我说我在戒糖戒奶就不吃了。他是挺想吃的,就跟我说 偶尔吃点也没事儿。他又磨了我几下,我还是答应了。但是我告诉他,我要少吃点,和他两个人吃一个。

冰淇淋买好后代驾也来了,于是我们上了车。男同事坐副驾,我们三个人坐后排。上车的时候,他让我别坐中间了,直接把我拉到他腿上坐下。那天买的冰淇淋是蓝莓口味的巧乐滋,我在撕开包装的时候突然有了点儿想法,觉得要是两个人规规矩矩地分着吃太无聊了。兴许是有点酒精的作用,没让我醉但让我更大胆了。我轻轻咬下表面的一层巧克力脆皮包含着少许冰凉的奶油,再微微抿了抿,侧过头去往他嘴里送。和他在一起,对我来说确实是很大程度上的性启蒙和开发。我在之前的恋爱里一直属于比较羞涩的类型,尤其是在与伴侣亲密接触的时候。可他不一样了,我很享受去撩拨他的过程,那些时刻我感觉我和平时的自己不一样了。有人懂我的风情,我心里自然是欢喜的。

冰淇淋具体是什么味道已经不重要了,我不是特别喜欢吃蓝莓,但是冰凉的奶油在我和他唇齿之间逐渐温热的感觉就像春药一般,令人上瘾。他的两个同事自然是看见了我们这般,但也很自然地该做什么做什么,没有让我觉得尴尬。

到了酒吧之后点了一瓶威士忌,我对洋酒不太感冒,也就是尝个新鲜。但由于当天已经喝过几瓶啤酒,几杯洋酒下肚后我开始感到有些晕乎乎的了。我再一看时间,快11点半了。为了不让我妈担心,我告诉他们我要回去了,于是开始叫车。他陪我到门口去等车,我走路有些不稳了,他一直搂着我的腰,没让我因为走不了直线而撞着人或者摔了。

我们站到十字路口旁,他双手圈着我的腰,我仰着头看着他,路灯的光照在我脸上,略微有些刺眼,于是我轻轻眯了眯眼睛。他说,你没事儿吧。我说,还好,虽然有点晕,但是意识还是清醒的。他说,你别强撑啊,不行我就送你到家门口。出于类似小孩干坏事的心理,我连忙拒绝。他说,这样看来思路确实还是清醒的。我笑笑,他吻上我,一直到我的手机振动,是司机打来了电话。我发现我这个人微醺之后接吻,那种晕乎乎的感觉似乎会消退一些,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这样。

他为我打开后坐车门,我坐好后,他又吻上我,大约半分钟吧,我实在不好意思让司机久等,这才说了晚安。

打开家门之前,我极力集中精神走好直线,以免被我妈看出什么。进门后,我也尽量少的说话,只告诉她我特别累,洗漱完就睡了,可不能让她闻出我嘴里的酒气。我洗完澡后,给他发了个消息报平安,没想着等回复趴下就睡了。实在是太困,加上酒精的作用,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我伴随着四肢一阵阵若有若无的无力感醒来。

未完


0528更新~

我那次回老家一共待了四五天的样子,除了刚到的那天晚上,我和他每天都见了面。一般是他早上处理完工作,然后整个下午到晚上都和我在一起。为了不让我妈起疑心,我坚持每天11:30之前回到家。

不得不说这个年纪的大叔撩起女孩子还真是套路众多,且层出不穷。每天见面都有亲热,而且每次他都能成功挑逗我以加大我们亲热的尺度。前两天除了接吻和摸xiong,我都不让他碰我下面。只要感觉到他手有动作了,我就立马推开,告诉他不让碰。他挺尊重我的,我说不要就立即停止。不过在这里被压制下去的欲望,他总能在我身体其他部位进行释放。

(之前尝试过描述细节结果被要求修改了,所以这里就不具体展开啦) 有一次他说实在憋得太难受想蹭蹭,我听了后立即损他 你以为我会信只蹭蹭不进去这种鬼话吗?他说 你相信我吧 要是我想硬上弓我早就可以的。我迟疑了一会儿,还是半推半就地默许了,但是前提是不许脱内裤。结果他真的就是蹭蹭,这让我更切身地感受到了强烈的荷尔蒙。仔细想想,这动作如此亲密,男女最私密的身体部位已经是零距离接触,但就是不突破最后一步,暧昧,像一团暗火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燃烧。

我听着他的呼吸声逐渐急促,但是说实话,他刚刚的行为真的没给我带来啥生理上的快感,不过为了不打击他,不让他失望,我还是努力配合他演出。不知道是不是我演得太逼真,反而更让他欲火难耐。他俯下身狠狠地吻上我,撕咬着我的嘴唇,力度由轻到重,直到我吃痛轻哼了一声。他依然喘着粗气,说 你帮帮我吧 我憋得太难受了。我一听这话有点慌了,有些惶恐地问 你想我怎么帮。他不说话,一把抓过我的手腕就要往他那里送。我在这之前都只在中学时代的生物课本上见过,还是仅仅是绘画版的。要让这从2D变成3D的,或者说从二次元到三次元,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抗拒。羞怯感占据了主导,我赶紧拼命地把手往回缩。但毕竟男女力量悬殊摆在那里,他还是把我的手抓过去了。我完全出于本能连喊了三声 我不要!他说 早晚都会面对的啊 没必要这么紧张。我一时语塞,眼看着我就要碰到了,我绷紧了五个手指头使了全力往反方向缩。然后磕磕巴巴地告诉他 我不会。他听了后凑到我耳边说 没关系 我教你。我知道自己肯定逃不过了,于是便放松了绷紧的手。

于是,人生第一次,我如这般亲近地感受到了一个男人燃烧的欲望。有时和他接吻,我真的会有窒息的感觉。他身上的那种激情与欲望,在我看来,与他的年龄是不相符的。也或许,中年男人,还是一个成功的中年男人,各方面的需求都会比常人要强吧。

我那是第一次以这种方式帮他,也是第一次帮一个男人解决。事实上,我并没有成功地帮到他,或许是第一次经验不足,有些怯生生的。完事儿后,他靠在床上点了一根烟。我打开电视,电视上是重播的新闻联播。我也懒得换台,把遥控器放到一边的床头柜上。那一时间,我们都没有说话,只是听着新闻联播里主持人千篇一律的说辞发呆。烟圈一层层地晕染开来,微微模糊了我的视线。我想起了王家卫电影里,有好些男主角抽烟的镜头。也是在那一刻,我似乎更深刻地体会到了那种情境下的意味:有销魂、有克制、有无奈……

未完~


有人问为啥不更了,解释下,我这段时间实在太多事儿了,期末各种ddl 下两周考完试我保证更!


2019.8.4

好久不更…

这段时间发生好多事,我甚至一度以为自己要抑郁,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不更新的原因。但还好,现在我从那段丧到不行的日子里走出来了。

说实话每次更新写我和他的故事,我的心都会再疼一次,可能我一直没能真正放下他吧。我像看电影一样回放我和他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回忆是美好的,甚至我偶尔还会边想边傻笑,但之后袭来的痛苦纠结却是如山倒。其中滋味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懂。

我这几天再更一波吧,这一次我会一直写到和他目前的状态。


user avatar    网友的相关建议: 
      

过誉,我觉得并没有过誉,《大护法》诡异而怪诞,既有暴力血腥的外衣,也有深层的内核。配音配乐都很出彩。有很强的关于体制分化的社会隐喻,在体制中有底层人想革命、逃离,逃离之后还会反噬体制;统治者借天灾神话打压反抗;有人失去本真成为体制的一部分,有人被体制利用成为走狗。相比之下关于“我是谁”的哲学讨论显得不够充分,故事格局相比去年同期的《大鱼海棠》要小很多,但是内涵不知道深刻到哪里去了,如果国产动画都把野心放小些,把深度放大些,再把主题好好打磨一下,就真的能崛起了。影片中段节奏存在混乱的问题,转场设计的还能更好。导演埋了一些坑,期待续集的表现。设定极度黑暗血腥,无论如何也不应该给小朋友看。画面我觉得应该定18禁。这样诡异的剧情里居然还有各种奇怪的笑点。显然国产市场还没有勇气接受这种设定,所以票房注定不高,然而在国产片的维度里有人敢做这样的尝试已经是很好的了。


user avatar   duan-duan-duan-49-96-12 网友的相关建议: 
      

过誉,我觉得并没有过誉,《大护法》诡异而怪诞,既有暴力血腥的外衣,也有深层的内核。配音配乐都很出彩。有很强的关于体制分化的社会隐喻,在体制中有底层人想革命、逃离,逃离之后还会反噬体制;统治者借天灾神话打压反抗;有人失去本真成为体制的一部分,有人被体制利用成为走狗。相比之下关于“我是谁”的哲学讨论显得不够充分,故事格局相比去年同期的《大鱼海棠》要小很多,但是内涵不知道深刻到哪里去了,如果国产动画都把野心放小些,把深度放大些,再把主题好好打磨一下,就真的能崛起了。影片中段节奏存在混乱的问题,转场设计的还能更好。导演埋了一些坑,期待续集的表现。设定极度黑暗血腥,无论如何也不应该给小朋友看。画面我觉得应该定18禁。这样诡异的剧情里居然还有各种奇怪的笑点。显然国产市场还没有勇气接受这种设定,所以票房注定不高,然而在国产片的维度里有人敢做这样的尝试已经是很好的了。


user avatar   guijishengwu 网友的相关建议: 
      

过誉,我觉得并没有过誉,《大护法》诡异而怪诞,既有暴力血腥的外衣,也有深层的内核。配音配乐都很出彩。有很强的关于体制分化的社会隐喻,在体制中有底层人想革命、逃离,逃离之后还会反噬体制;统治者借天灾神话打压反抗;有人失去本真成为体制的一部分,有人被体制利用成为走狗。相比之下关于“我是谁”的哲学讨论显得不够充分,故事格局相比去年同期的《大鱼海棠》要小很多,但是内涵不知道深刻到哪里去了,如果国产动画都把野心放小些,把深度放大些,再把主题好好打磨一下,就真的能崛起了。影片中段节奏存在混乱的问题,转场设计的还能更好。导演埋了一些坑,期待续集的表现。设定极度黑暗血腥,无论如何也不应该给小朋友看。画面我觉得应该定18禁。这样诡异的剧情里居然还有各种奇怪的笑点。显然国产市场还没有勇气接受这种设定,所以票房注定不高,然而在国产片的维度里有人敢做这样的尝试已经是很好的了。




     

相关话题

  如何看待微博热搜#被陌生男家长私下夸漂亮#? 
  如何看待国家网信办依法约谈处罚新浪微博,本次罚款 300 万,累计罚款 1430 万元? 
  现在的公知和过去的红卫兵有什么区别? 
  64 个账号侮辱袁隆平被永久封号,为什么这些人要去侮辱袁隆平?他们是什么心理? 
  如何看待高晓松关于圣诞传统和川普上任的这条微博? 
  微博拟于近期上线针对特定用户展示发博、发评论真实地理位置功能,将起到哪些作用? 
  如何评价微博大V伊利达雷之怒涉嫌性骚扰? 
  如何看待微博热搜被要求整改? 
  有什么惊世骇俗的沙雕图片或者段子让你笑了很久? 
  如何看待微博日本清华留学生对日本交换生的地域歧视言论? 

前一个讨论
成都听障小伙自学成为康复师,10 年帮助 5 万听障患者及家属,你身边还有哪些残障人士的励志故事?
下一个讨论
成都听障小伙自学成为康复师,10 年帮助 5 万听障患者及家属,你身边还有哪些残障人士的励志故事?





© 2023-02-09 - tinynew.org. All Rights Reserved.
© 2023-02-09 - tinynew.org. 保留所有权利